[喻黄]自回声(二)

算起来,喻文州离开G市也就不过两年的时间。

他28岁退役,还没来得及和战队经理商量下一步的安排,就被联盟冯主席亲自致电,甩了一份电竞协会的工作。

喻文州本来是不感兴趣的。行业协会多少都带着半官方性质,地点又在B市。工作内容与荣耀本身虽然有些联系,但也有距离,与他所擅长的技战术布置相去甚远,和人打交道的概率反而会多。倒不是说喻文州做不来,而是让他坐办公室,很难如同在役期间当选手那样心有目标,坚定快乐。

考虑了一周之后,他还是答应了。

理由是多方面的,喻文州13岁开始接触荣耀,人生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和这款游戏关联着,休戚与共。荣耀虽仍然火爆,然而长远地看,随着电竞行业蓬勃发展,数年之后免不了会出现其他代替品,眼下已有这样的趋势。电子竞技覆盖面和影响力渐渐扩大,甚至有望加入奥运会项目,从职业规划上说,协会这份工作对他很有意义。

何况他在G市生活二十几年,虽然打比赛时全国,甚至全世界乱跑,却没有体会过飘在北方的感觉。家里人也支持他去,显然电竞协会的从业环境会比偏安一隅更开阔一些。

如果是以前,还能以黄少天为借口让自己留下来,而在那一年,这个借口仿佛是湿软发潮的药片,已经失去了效力。

可短短两年之后,喻文州被调回了G市,想来竟有些温柔而讽刺的意味。

他到底是无从逃避这座城市,包括它闷热的空气,低矮的云层,早茶的滋味,江岸的灯火,天河体育馆喧哗的叫声,还有这里的人,是他闭着眼睛都能感受的存在。

回归虽然仓促,却也从善如流。

 

可黄少天是怎么一回事呢?

捕捉一下前些天和蓝雨老板刘斯仁的谈话内容,喻文州并不难想明白。

黄少天早喻文州一年退役,彼时他俩都是27岁。那一年实在没发生什么好事,饶是喻文州这么坚韧的神经都不太愿意回忆。

可惜时间隔得实在不长,无需奋力追溯,一切依然像是发生在昨天。

他们分手之后,黄少天南下去了香港,名义上是去香港的电竞学院深造,实际上蓝雨把他派过去当一支大学生队的分管教练,备战为期一年半的南洋国际赛事。这是蓝雨俱乐部与香港某大学的合作项目,约定比赛结束就把人放回来。

然而赛事打完后黄少天并没有回G市,喻文州知道他多半是在躲他,分手仍然是朋友这一条常人都不易遵循的定律,在他俩身上更难适用。

他们十四五岁相遇,识得半生,一段感情中所具备的全部元素都经历了一遍,也曾经太过于彼此不分,像是粘黏性太强的两块板子,一旦拉扯开来总是难以回归到原始的形状。

人生有许多无奈,与前任的种种纠葛是一个阶段。虽然不一定能完全坦然,生活轨迹却牵扯着喻文州重新面对。

这次黄少天被硬拉回来,必然是刘老板又蓄了力。刘斯仁年初结束了一段拖拖拉拉的离婚官司,做投资又折了些钱,失意之下把全部热情投回了荣耀赛场,带着不夺冠誓不罢休的拼劲,连赛季赞助商合同都签得特别贵。这时候,把黄少天叫回蓝雨也是很正常的一个步骤。

喻文州从B市寄回的箱子里有一件选手时期的蓝雨外套,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过去,他已经不再是职业选手,这衣服除了拿来擦灰也没有别的用处。在B市他一次没穿过,又原封不动地寄回了家。

外套挂在窗边,蓝得和G市的天幕融为一体,宛如苍穹倒流。

他的确又和黄少天站在同一片天空下了。

 

吉耀龙很快就再次联系了喻文州,一大早发了个地址给他,让他到荔湾路吃茶,同时给喻文州发来微信的还有蓝雨战队现任总经理杨栩和郑轩。

三个人叫他,可见是一场规模不太小的饭局。喻文州没得推辞,正好他和郑轩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了。

郑轩和黄少天同年退役,在训练营带了一年小孩之后跑去开了几家连锁网咖,据他自己所说正在压力山大地凑老婆本。喻文州每回G市就要和他见上一面,不过这些天还没能找机会跟郑轩好好坐下来吃个饭。

但这天的饭注定不会吃得太“好”,喻文州心里有数。

红日东升,他开着车堵在早高峰的立交桥上,不走运地被一辆出租车追了尾。算不上多严重的事故,车尾被轻轻擦了一下,喻文州冒着盛夏高温开门下车瞧了瞧,后面那司机忙不迭地道歉,他也就不再计较什么,没必要因为几百块赔偿弄得一锅粥的交通更混乱。

不过这场小事故造成的碰撞却给他带来了一抹油然升起的预估,他心里知道,就在今天,过不了多久,一定会见到黄少天。

虽然堵车加追尾,喻文州到茶餐厅的时间却不算迟,他在包间门口看到一群人刚刚坐下,糕点还没有上桌,沉甸甸的普洱茶壶在餐桌上来回转动。

“队长!”郑轩夸张地招手,仿佛以为喻文州没找到正确的房门。

喻文州冲他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却没有他原以为的那么多,他本料想杨总大概会叫上几位赛场经理或者工会干部,至少会有卢瀚文,毕竟小卢是蓝雨的现任队长。但包间里只有四个人,杨栩、吉耀龙、郑轩和李远。

他忽然卸下半口气,这么看来,不是他想象中的“十五周年庆典”策划会。杨栩作为大忙人,竟然能抽出空和他们这些退役老选手吃早茶,也是难得。

“队长好!”李远也脆生生的叫他,这称呼怕是再过二十年也改不了口。

“今天什么情况?”喻文州在郑轩旁边坐下,微笑道,“杨总请吃饭么?还是龙哥?”

桌边都是熟人,气氛随意,他就把来时路上那点破落心事放下了,瞥眼敲打郑轩道:“几个月不见,你怎么胖了?”

郑轩抱着头:“啊,别说了,我已经下决心开始减肥!肥胖是中年危机的并发症,队长你过神仙日子,不会理解的。”

喻文州笑了笑:“你三十还不到,怎么就危机了。”

李远在旁边嘲讽:“郑轩他打娘胎下来就会感受危机了。”

吉耀龙喝了口茶水,在餐单上勾画着点心,抬起头看了喻文州一眼:“文州,你就算聪明也没想到吧,其实今天是黄少请我们的。”

他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已经感觉到后方有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散发着他所熟悉的汩汩热量。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微微回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少天。”

黄少天几乎完全没变,眉毛眼睛鼻子肌肉骨骼高矮胖瘦还是曾经的模样,就连身上的T恤也是以前常穿的,除了发色稍微深了一些,让他的样子看上去稳重了点,不再那么像个学生。

黄少天的眼睛睁得很大,眼睛里倒映着包间吊灯的光弧和喻文州的影子,他就那么愣愣地站在那里,眨也不眨地看着喻文州,嘴唇微张,手指上还滴着没擦干的水。

“少天?”喻文州又叫了他一声,声带连着胸腔震动,黄少天呆呆的不给反应让他不确定是否应该打完招呼重新坐下。

“黄少,队长来了!”李远补了一句。

黄少天垂下脸,瞳孔里的光迅速冷了下来:“怎么没人跟我说过,你们谁叫他来的?”

包间里三个人同时迟疑地应了声:“我。”

黄少天好像笑了,又好像没有,他低着头走到喻文州对面坐下,沉默了两秒恢复了精神,喋喋不休地和旁边的人说着话,吃的都塞不住嘴。

他没有再看喻文州,喻文州却看得出他慌得厉害。

黄少天表里如一,不擅伪装情绪,喻文州擅长。可当人就在眼前时,装与不装都没什么意义。

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TBC.

评论(77)
热度(1721)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