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九)

八月的G市热得厉害,毫不留情的太阳与蒸汽腾腾的酷暑上下交锋挤兑着人间。黄少天却要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中搬家,虽说大件物品都由搬家公司弄好了,也免不得他热得脱水瘦了一圈。

他从香港回来之后在父母家里住了两个月,被念叨得太不自由,马上三十岁的人生迎来了第二轮不轻不重的逆反期。

黄少天不止一处房产,刚好体育西街附近小居室的租房到期,他乐得独立自主,也为了离俱乐部更近一些,当机立断决定挪窝。

然而有的事由不得细想,想多了后脊梁都有些发麻。

比如这套房是五年前喻文州帮他看来的。他们当年走得太近,近得除了彼此全是外人,似乎未来应当也是这个样子。

却不想现实并无太多理所当然。

和喻文州重逢当天,黄少天对于自己的表现免不得有几分懊丧,这并不源于他是否钻着牛角尖。

黄少天的心脏一向是很大的,但凡有点不愉快睡一觉也就忘了。可随着岁数的增长,偏偏这些年变本加厉地要起了面子。思及那日在喻文州面前的闪躲和挫气,黄少天认真反省过。

不就是给他个电话吗,给了又怎么样,他还能二十四小时骚扰你?怎么说甩脸就甩脸,甩下脸往哪里搁……

懊虽归懊,黄少天却没可能再追着喻文州寻求和解补自己一刀,只能等下次再见面尽量友好客气一些,却又暗暗较劲未必想要那么快再见到他。

 

搬家完毕的第一件事是开电脑,虽说不再是职业选手,黄少天却没有告别荣耀。

“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在两年前举办过一次退役仪式自然不能使用,从叶修那儿搞来的小号被好事者扒出曝光导致他频繁流窜,这段时日里用得比较顺手的是从蓝雨偷偷A来的剑客新号,叫作“两天晒网”。还没玩多久,刚满45级,成天在新区欺负菜鸟,加入了蓝溪阁下的一个分支帮会,线上只有郑轩和卢瀚文两个熟人。

卢瀚文用的也是小号,见他一上线就拉着不放,锲而不舍的作风和黄少天几年前如出一辙。

黄少天无奈地敲着字:“瀚文,我先到竞技场看看,今天八点有活动,连赢二十场要送礼装。是没什么好东西,我才45级橙装都捞不到,不过现在这身衣服太破了,穿出去简直丢我的脸……工会?我要亮了身份他们当然送我啊,这不是想自己弄来嘛。你吃个面去别闹,打完我来找你。”

卢瀚文正值当打之年,手速完全没输给黄少天,对话框飞过来:“黄少,我刚吃过晚饭了。新区三人副本今天也爆装,我陪你去捡啊。”

“什么本?”黄少天问。

“一个70级难度的本,我看看,落日孤城。”卢瀚文回道。

黄少天眯着眼瞧了瞧自己45级的破装备,再看卢瀚文那个50级的剑客小号:“我俩这身皮还不够吧,怕是要被抡出血,除非再把老郑拉来,确定打吗?确定我电话叫他。或者你从工会弄个人?”

卢瀚文发了个露齿一笑的表情:“我已经拉到人了,先进本再说,我跟你都在还能搞不定吗?”

黄少天便没有再犹豫,一身轻巧地点了组队,眼睛都没眨跳进血红色的孤城边缘。

“两天晒网”刚从半空翻腾一落地,黄少天就见到了卢瀚文带来的第三人。是个新职业,一身黑衣,叫作“圣灵”,头上挂了条银闪闪的ID“不如听雨”。

圣灵攻防属性都很高,可是读条极慢,许多惯用术士的玩家都在感叹手残职业居然有了后起之秀。这种职业打多人副本还有点作用,三人本一向追求速度至上的操作要求,圣灵失魂落魄地杵在那里往往像个傻鸟。而眼前这木头一般的圣灵级别比卢瀚文的剑客还低,差一点到49级。

黄少天眼前一黑,私聊卢瀚文:“卧槽,快告诉我他是职业选手,不然我就去竞技场了。”

卢瀚文过了几秒回答他:“不算吧,是训练营的。。”

“哎妈呀,我不想俱乐部的人知道这号,卢队你懂的。”

卢瀚文又愣了几秒:“他是个新人,还没正式签合同,不敢乱说你的事。”

黄少天这才停住了唠叨,新生代的确起来了一大批选手,蓝雨也挖来一些年轻人,他还没把人认完,人脸对不上名字,于是没有追问。

只是稍微假想了一下如果这小孩操作真的不错,打完可以套个近乎让俱乐部去重点栽培,毕竟喻文州退役之后蓝雨远程控场的职业一直不太强。

“开语音开语音。我是黄少天,不知道瀚文跟你说了没有,你别讲出去就行啦。”黄少天主动打开了语音。说完尬笑了两声,毕竟他已经退役三年多,如果新来的小毛孩说不认识黄少天,他也没办法腆着脸耀武扬威。

耳机里多了点别的声音,悉索轻响,黄少天听出是那两人各自打开了话筒。

“我知道您,我们训练营谁能不知道黄少呢。我也姓卢,叫卢雨,六月一号来的。”说话的是一位声音清亮的少年,一口标准的北方普通话。

“刚进训练营两个月?行不行啊……”他话音没落,就见第一波小怪劈头盖脸地顺着城墙向他们飞扑过来。

“不如听雨”脚下一崴,没来得及抽身,被一群紫蝙蝠至上而下围住乱啃。

黄少天大叫不好,和卢瀚文杀出血路把圣灵从角落里扒拉出来,嘴里嚷道:“这小子巨坑啊!行不行啊!你俩合伙耍我呢!”

卢瀚文一边挥剑一边见缝插针地解释道:“黄少你别着急,他是五月荣耀线上大赛的时候,训练营从B市捡回来的新人,平时是用术士的可能不习惯新职业吧。还是队长推荐到我们队来的。”

黄少天变换着角度以极快的机械声敲着键盘,45级的攻击应付70级副本里的怪物非常吃力,他手指一刻也没有停下:“谁?谁推荐的?卢瀚文我跟你说我现在很生气,要让我在队里看到这憨仔我得血虐他!”

少年调整变幻着身形和速度,一边笑一边怂声道:“黄少天,您甭担心,肯定能通关的。今儿我师父过来了,我要真不行了他给我顶上。”

“不如听雨”慢吞吞地跟在后面,黄少天很不耐烦,根本不想再去打听他师父是谁,杀完第三波怪之后,一路小跑往城里钻。

配合着打了一会儿,黄少天发觉那傻鸟圣灵一开始是不太顺眼,渐渐地体现出走位意识清晰,拉怪也能拉得很稳,只是有时转身慢,过不了多久就要挨上一刀。

起初黄少天还忍着,好不容易打到BOSS,看它掉血掉得太慢不由地拼出火来,火直接冲控场那位去了:“你拉线能不能往后靠,动作快点好吗,三番五次踩陷阱,这要真在赛场上你早完蛋了!”

那位叫卢雨的少年弱弱地说:“黄少,刚才是我,现在换我师父在打,不是我了。”

黄少天一连串攻击刺向BOSS身后:“你师父也完蛋!”

圣灵一个纵身跳到墙头,拉出十几条银蓝色的控制线,BOSS呈现出一种难以攻击的扭曲姿势。黄少天略略停手,观察从哪个地方连击更有效,忽地听见耳机里换了一个声音:“少天,从左边。”

猝不及防。

这声音太熟悉了,作为选手比赛的日子里他听过不知道多少次,赛场之上状态投入,从未发觉这言语有哪里不对劲,然而此时听见像是被什么锐器扎了一下,身体不由地僵硬起来。

挥舞了几剑,黄少天哐地一下推开了键盘,又很快摁下了手回到游戏里,用最麻利的动作结束了这场耗时接近两个小时的副本。

BOSS轰然倒地,场面一时间变得克制而安静。

卢瀚文收起剑转向黄少天热情地说道:“黄少,居然爆了橙!我们用不上,你都拿走吧。”

黄少天走到爆出的物品面前,没有弯腰,而是抬头看向墙头的那位圣灵的位置。一片炽热的夕阳之下,他黑得像是一枚看不清细节影子,投下倾斜过度的存在感。

喻文州用又轻又稳的声音缓缓道:“别生气了,他们不知道。”

黄少天把装备捡回口袋,摘下耳机倒在转椅上,关暗了显示屏,屏幕上是一张欠债几个亿的脸。

他忽然觉得一切都特别没劲,甚至不愿思考自己刚才的精神反应是否比在车里那天还要糟糕。

就在这片刻间,黄少天产生出了某种渐渐真切并具体的意识。

——他和喻文州几乎是同时,重新回到了这个不可能逃走的地方。



TBC.

评论(66)
热度(1115)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