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十三)

蓝雨训练营有个QQ群,群主是李航。

群内气氛有种匪夷所思的不知轻重,平日里大家在里面七嘴八舌什么话题都能起,什么图都能上,包括讲李航或者总经理杨栩的闲话也统统能被无视,老板刘斯仁在群里被叫作“死佬”,大不敬的吐槽满屏乱飞,李航从来不出现吱一声。

可一旦谁测试没过线被踢出训练营,李航的动作往往比队里传来的通知还快,一看系统消息就知道哪位要卷铺盖走人了。所以只要QQ出现系统提示的闪烁标识,大家都会提心吊胆一番。

还有几天假期结束就要归队,归队后紧接着是一场小考。

郑轩带头在群里长吁短叹散播消极气氛,搞得人心惶惶。有更小的队员发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表情包大喊:“轩哥别说了,紧张得想吐——”

众人爆锤:“滚滚滚!看了你的图才要吐了!!”

郑轩狂呼李航禁言,李航一如既往地装死,于是大家纷纷在群里扔起了清凉美女照以冲刷方才受到了心灵损伤。

观瞻了一会儿美女,有人福至心灵地意识到训练营好几十号人却没有妹子这一非同小可的结构缺失,并张开想象的翅膀展望起下赛季训练营扩招后蓝雨能增添些浪漫颜色。

荣耀联赛虽然在年轻人中点了把火,但尚未出头的电竞选手依旧背负着世人眼里“死肥宅”的标签。标签贴再紧也拦不住少男幻想总是诗,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燃烧。

“就不说别人,至少我们黄少够靓了吧,为什么不能吸引些妹子来试训一下?”

喻文州打开群聊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刷屏式讨论好几千条了。话题中心当事人黄少天并未现身,被一干小孩吹得国色天香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哪个角落打起喷嚏。

作为蓝雨训练营唯一一尊大神,营里的队友看他都感觉带着光圈,饶是此人一开口就废话连篇喋喋不休也没能毁了他们一厢情愿的滤镜。

虽然黄少天没有队友吹捧得那么颜值无敌,但也的确是块门面。几个月前一次荣耀活动给剑客的账号卡试装,在G市做推广时蓝雨想都没想就推了黄少天去站台,他一整天穿着剑客的衣装跑来跑去,像是从魔法城堡里囫囵跳出来的少年。

喻文州说不好黄少天让他上心的是什么,但却可以肯定不是模样。

他父亲是艺术院校的老师,家里常会光临一些色艺俱佳的大学生和艺术家,自小看惯了帅哥美女,黄少天也不能归为他认为“漂亮”的范畴。

尚不能判断是否因为过早和形形色色的大人有所接触,在喻文州十四岁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同性多过于异性时他没有产生动荡的慌乱,反而有一种与年龄大相径庭的镇定。

几年间他这一部分情感包裹得严密而自持,从未向任何人敞开。曲铮大抵是因为和他太过熟悉,又怀揣着目的,不知怎地觉出了异样来。

对于黄少天的感情,他自然是有些无处放置的虚悬,这很难避免。喻文州用头发都能知道黄少天和他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但感情往往没有道理,就像他心思足够缜密也说不上到底中意黄少天什么地方。

也许就是因为那些截然不同,让黄少天显得无处不在。蓝雨训练营的万人迷虽然意识不到,可他的存在的确如同G市潮湿的空气一般盘踞在喻文州周遭的环境中。

突兀鲜明,无从拒绝。

 

这一年是个暖春,二月末归队时天气已经开始升温。

喻文州的室友是个操作技术相当不错的细仔,擅长用驱魔师和守护天使之类的圣职系,在训练营的地位和实绩都比喻文州高出几个档次,传言下赛季出道在望。不料冬歇期后家里死活不让打了,假期结束人根本没来。

喻文州看着空荡荡的对床摇了摇头,生活实在很难讲,身不由己的事也特别多。谁也无法预料继续打荣耀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好是坏,只不过还没怎么尝试就放弃难免遗憾。

而此时自己尚能通过努力抓住通向未来的钥匙,对比之下喻文州感到已算运气不错。

通过一个假期的休整,喻文州重新整理了一份新的训练计划。

既然他的目的是在蓝雨出道,需要对职业联赛和账号角色有更全面的了解。他从技术中心那里找来了联赛上半赛季所有团体赛的视频录像,探索每一张地图细节并进行技术复盘,复盘分两次,一次是随机挑选角色模拟实况战斗,第二次以术士带四个低配近战型自动账号,训练自己的控制时长。

放假一个月间喻文州写下满满一本训练方案,画了两册角色数据分解和战术布置详图,有多大作用暂时不太明确,不过他相信时间花在哪里总是能看到的。

联赛下半赛季开赛,黄少天跟着蓝雨一队去了好几次现场,感受气氛加强学习的同时对他进行心理评测,全队上下明里暗里都在表示黄少天第二赛季差不多可以出道了,如果出道他将成为荣耀联盟最年轻的参赛选手。

喻文州去现场的次数反而少了,他给自己安排了大量的训练内容,连周末挤出时间回家都很勉强。

那些超负荷训练几乎是不为人知的,李航和数据中心的老师了解一点点,但也有限。没有人会把目光和关注投向一位吊车尾的后进生。

有那么几次喻文州复盘训练结束后眼前阵阵发黑,颈椎酸软,因为饮食和作息不规律肠胃发出折磨人的疼痛。他才十六岁,哪里来的这么多毛病?

这才意识到消耗生命般的投入未必是正确的,于是喻文州找辅导老师领了张卡,空出的时间会去蓝雨大楼二楼拐角处的理疗室做些肢体训练和调整。

去理疗室的次数多了之后,喻文州同那位总是长吁短叹、时刻压力重重的郑轩结下了不错的友谊。

“昨天跟他们一队的练了,都是些什么怪物啊,我指头都抡折还是被轰花了,我感觉我是出不了道了。”郑轩被理疗老师压住胳膊,抬起头嗷了一声:“老师,您轻点!这是手!”

喻文州坐在一旁,用药胶缠着两只爪子,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被方队轰花又不丢人,赢了就是大新闻了。”

他们谈论的人是蓝雨战队的副队长方世镜。正式选手和训练营小兵的差距在眼下显而易见。

与喻文州相比,郑轩是那种讲得很热闹,满嘴跑黑色垃圾的优等生,其实没有几多被测试淘汰的压力。

偶尔也会像传统优等生一样拍着桌子大喊自己没复习零准备,一整天键盘都没摸过,成绩一出来让学渣们忍不住翻白眼。

 

临近第一赛季尾声,蓝雨战队季后赛止步八进四,是个说不好有些苛刻,说好又有些勉强的成绩。

不过联赛才刚刚开始推广,一切都充满希望。

在所有荣耀粉丝专注于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谁能带队夺冠的紧张关头,蓝雨训练营顶着盛夏的炎炎烈日开始了本年度最关键的一场淘汰测试。

这场测试过后,训练营会在全国范围招募选拔电竞高手入营,此次测试只保留五十个名额。

喻文州夙兴夜寐地准备了小半年,心里的把握比以往高出许多。之前每次堪堪过线的测试他都相当放松,抱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想法去看待结果。这次他认为十拿九稳,反而第一次产生出一些单薄的紧张,像是有支铅笔在刮动着他这几百天以来没有松懈的精神力。

系统成绩表陈列于前,喻文州排名第37,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

四肢松弛下来,窗外阳光明亮,训练室的一台电脑里放着轻盈而欢快的鼓点。

更奇怪的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也在查成绩,虽然这个查询对他来说意义不大,他随着鼓点晃动着脑袋然后转过了身。

喻文州忽然觉得这么多天他的投入付出有了可以暂时停靠的地方,哪怕只是他自己的情绪,哪怕只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这个角落充满了像松散粘土一样的柔软,他的那点情绪一经放下就凹陷出绵延颀长的轮廓,倒映出不会流于表面的欣悦和被风吹过的印痕。

黄少天转过身,趴在隔板上,皱起鼻子笑了。

这是很要命的,他的好看是耐看的那种,已经同审美无关了。

“你成绩很好啊。”黄少天哼哼着用鼻子又笑了两声,“都进前五了,每天跟我这装一通!听说你确定使弹药专家的账号卡不换职业啦?卡面给我看看!”

郑轩挥着手说:“天啊,黄少要给我指导吗?荣幸与压力并存,快来快来,子弹上膛,我已经洗干净了!”

两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起来,又多了几个人围观,声音盖过了原本就不太响亮的鼓点。

喻文州关掉查询系统的页面,切回了术士黑漆漆的斗篷。

他心里是明白的,在这个时候,黄少天的眼睛其实还看不到他。


TBC.

评论(43)
热度(928)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