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去日天涯(二)

生日快乐!


==================


二、

按照片组要求,电影《去日天涯》的制作方、主要演员连同资方进行了一场正式会面。

喻文州衣冠楚楚地坐在主宾席,脸上已经看不到多年前的青涩柔和,反而平平生出一股让黄少天十分陌生的锐气。

一别已有七年,他上次见到喻文州还是这人上大学的年纪。

虽说是蓝雨集团大老板的孩子,喻文州在海外留学,专注学术与设计,一身书卷气,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接班的迹象。

彼时正是黄少天的父亲在集团内部变动的洪流中风雨飘摇的当口,黄少天地位自然也不会太高。他刚满二十岁,虽业已成名,是众人眼中的焦点,更是一颗不安分的棋子。一场重要的酒局上被一干脑满肠肥的中年人灌了一肚子黄汤,醉得寸步难行。

迷迷糊糊中有人从身后搀住了他,黄少天即使人已经一塌糊涂,却还是认出了是喻文州。

那个夜晚诡异地迷醉,以至于黄少天事后很难分辨其中有多少真实的部分。

纵然是和喻文州从小一起长大,但此人他谈不上多么了解,有时甚至觉得疏远,好似隔着一扇看不清的结晶玻璃。喻文州仿佛是这声色犬马世界里的异端,很难在他身上找到同类相吸的认同感。所以黄少天自认和他的交情谈不上特别深厚。

他还记得那天被喻文州拉着胳膊送到车跟前,司机好半天没出来,他们站在夜色苍茫的马路边拧成了一副诡异沉默的构图。

黄少天挨不住这样的安静,正要强打精神对刚才的酒桌文化开启吐槽模式,就见喻文州一只白生生的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还清醒吗?”喻文州问他。

“小看我。”黄少天靠在满是灰尘不干不净的车门边上,“我爷爷的爷爷有蒙古血统,几瓶洋酒能把我怎么样?那些老家伙居然搞车轮战,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呢,联起手杯葛一个初出茅庐的演员,就没见着个好人……”

他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喻文州连叫了好几声他的名字。“……少天?”

夜风粘稠湿热,黄少天困极了,睫毛打着架,基本睁不开眼睛,晃了晃脑袋似乎额头顶到了一块类似人类肩胛骨的地方。

“现在你听不到也好。”喻文州说。

黄少天心想,废话我听得到。方才他撑着一口酒气说了几句醉话后乏得动不了舌头,于是便没有立即回应,索性闭目养神。

“我很喜欢你。”

五个字像混沌中的雷鸣一般让黄少天意志清楚了大半,可他的身体已经被酒精弥散得无法正常行动。

“啊?……”他刚张开嘴,肠胃里毫无防备地涌出一阵酸涩,忙不迭推开喻文州,蹲在马路边毫无形象地呕吐起来。

等他吐完,司机也来了,喻文州端着一脸什么都没讲过的平静冲他挥了挥手,最后一句话是“好好照顾自己。”

等黄少天一觉睡醒昨夜酒局上发生的事都忘了,脑子里只剩下喻文州那句话灌得神经隆隆作响。

然而他难以证明那是真实发生的,即使证明了它的真实性也确认不了源自于喻文州的真情实意。

纵然见惯了娱乐圈的乌烟瘴气,黄少天有种超然物外的纯情,恋爱经历相对单薄,比起同年龄段的年轻演员都不大好意思同人分享。

被男人说喜欢更是从来没有的事。

何况喻文州不是个陌生人,他们相识多年,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黄少天全不知情。

第二天下午父亲打电话来询问他昨晚饭后去了哪里,黄少天在家睡了十多个小时只能如实告知。父亲那头出现了语焉不详的叹气,搞得黄少天一头雾水。

又过了好几天,黄少天才从死小郑轩那里听到一条震耳欲聋的八卦,还和自己有关系。

郑轩手头联络着蓝雨的公关,和黄少天关系好于是没避讳他,直言有位股权人对他有意思,那晚上本来想邀黄少天去酒店过夜,结果半道被喻文州劫走了。

黄少天听得目瞪口呆:“等等,你说是谁啊?男的女的?哪里来的?我以前见过吗?”

郑轩说了个名字,黄少天暴跳起来,冒出了广东话:“有冇搞错,咁多靓女不够他糟蹋?口味还这么重?!”

郑轩哭笑不得:“别这么讲自己,这次是文州帮了忙,去谢他吧。”

不论出于哪种情形,黄少天倒是相当想同喻文州碰一面,可惜他已经结束假期飞回美国了,走得无声无息。

等喻文州归国时,蓝雨集团已是沧海桑田,黄少天也再没有见过他。

 

多年过去,诸多往事早已经不再重要,黄少天却始终对喻文州揣着几分微妙的情绪。

大约受父亲影响,他有些不合时宜的江湖做派,认为做人最重要的是面子和仁义。虽然并没欠过喻文州什么,可当年的那桩往事真相未解,在黄少天的心里埋着一只不清不楚的酒葫芦。

当天的会厅里都是名声大噪的实力派明星,黄少天置身其中显得生嫩而迥然。这么长一段时间不联系,喻文州贸然把大块肥肉砸在他头上是什么意图呢?

好在黄少天不是肚子里弯弯绕绕的人,有戏给拍他的高兴多过于猜疑。

《去日天涯》的编剧是位名不见经传的作家,笔名叫“灭神”,会上没有现身。倒是下半场叶修导演赶来了,这位大导演虽然外表懒散,专业剖析却一针见血,清楚犀利地同主创人员大致讲述了一番拍摄构思。热闹的艺术创作氛围让黄少天产生了久违的事业兴奋。

碰头会结束之后,蓝雨方面招待大家酒足饭饱,还安排一众人在郊外这家带温泉的超五星酒店休息。

吃完饭,黄少天从工作人员那里接到房卡,卡面标明了总统套房,规格豪华得对于他这个三线明星来说稍显多余。

餐桌上他不小心被服务生端盘子沾了一片油污,同曾经合作过的中年演员魏琛吹水了两句,一眼瞥到袖子上的油渍决定去房间换衣服。

住宿一日,他没带多少行李,只有背包装了些日用和一套换洗衬衣。

黄少天抛着房卡轻快地从电梯上了楼,滴地一声扫响房门,刚扭开就听见里面出现了不该有的动静。

有人在浴室洗澡。

这不应该是提供给他的单人间吗?难道还安排了室友?

黄少天愣了片刻还是径直走进了房,落地窗正对着一片黑魆魆的山影,看样子白天的风光会相当不错。

就在他琢磨这位室友会是谁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位身材修长肤色白皙的男人和水蒸气一起走了出来。

黄少天抬头一声卧槽,两人面面相觑。

浑身散发着水汽的喻文州以很慢地速度眨了眨眼睛:少天?

黄少天肚子里咕噜起一大堆震惊和问号,上下打量了喻文州两秒钟,赶在对方腰间的浴巾下滑之前移开了眼睛。


TBC.

评论(47)
热度(1566)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