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去日天涯(六)

六、

黄少天原本想去市医院挂个急诊,哪想到喻文州把他送到一处居民小区。

“黑灯瞎火的,这是哪里?”黄少天隔着车窗四处打量,对喻文州道:“我现在是伤员反抗能力很差,喻总你别是把我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喻文州下车替他拉开车门:“我有位朋友在这里开了间外科诊所,找他比较放心。”

“这都十二点多了,什么诊所还营业?”黄少天蹦出车座,肩上沉沉的痛意像压了块石头。

“走吧。”黑暗里,喻文州拉住他的手。这回黄少天没有反抗。

也许是由于太黑了,也许是因为受着伤,又或者他在一瞬间想起七年前被喻文州牵着拉出酒局的那个迷醉的晚上。

喻文州这一言不合就拉手的毛病难道是一直有的?

诊所在一栋单元楼的一楼,医生姓徐,打着哈欠道:“就因为文州你一句话,我到这会儿都没敢睡。”

喻文州微笑道:“麻烦景熙了。”

徐医生下手很重,喷着药酒边揉边推,捏得黄少天嗷嗷惨叫。想起这是大半夜的,他才压低嗓子,发出食肉动物一般呜噜呜噜的嗔唤。

喻文州在一旁乐到扶额,黄少天被痛出眼泪来,龇牙咧嘴瞪了他一眼,怎么一点良心没有的!

黄少天自认在喻文州面前这下完全没形象可言了,好像他是挺怕疼的,平日忍耐力太好,连自己都快忘了这个弱点。

等等,难道喻文州讲小时候的事也是真的?

黄少天忍不住又叫了一声连连吸气,他大狮子座的颜面何在!

被徐医生一顿猛捶之后黄少天奇迹般地觉得伤处压力缓解了大半,妙手回春也不过如此了。

“还好没伤到骨头,如果有时间的话,保险起见最好去医院拍个片。”徐医生用上了药的胶布给黄少天缠了一圈肩头。

“太厉害了,都已经不怎么痛了!”黄少天咂舌。

“如果拍片没问题的话,每隔三天来换次药,伤筋动骨一百天,在我这里五十天能好个大概。”徐医生笑道。

黄少天嘴上忙不迭应下来,心里却道他在拍摄期间,哪能那么有空定时复诊。

这时喻文州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缓声说:“我会按时提醒你,只要我有空的话就送你过来。”

徐医生抛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文州在短信里千叮万嘱,我自然会尽力。”

这些天经历了不少流言蜚语,黄少天感觉自己被锻炼出了语焉不详无视大法,谢过了徐医生,活动着肩膀往外走。

出了单元楼,外面一片漆黑,楼道里的灯还亮着,喻文州正好位于那亮度中央,整个人像条灯笼鱼一样放着光芒。

于情于理,黄少天朝着灯笼鱼诚心诚意地说了声谢谢。

喻文州却表现出了突如其来的客套:“少天是这部戏最重要的角色,我亲手挑的,当然要保证你能顺利完成拍摄。”

黄少天哦了一声:“那也得多谢你啊。现在应该还有大排档,请你吃宵夜要不要?”

喻文州笑道:“我还有些公务,先送你回去。”

黄少天耸了耸肩,牵扯起右侧肌肉的紧绷。

那番话喻文州本不必讲,如果不讲黄少天还能觉得他俩是一同长大,偶尔也能相互关照的朋友。

 

《去日天涯》的拍摄差不多进入了尾声,由于叶修的导演风格,片场的拍摄气氛日复一日的紧张,大量情感充沛的戏份都留在后段,有时工作人员会抱怨有喘不过气的压力。

“怎么样?还行吗?”这天大家正吃着盒饭,叶修走过来和演员聊天。

几位老戏骨虽然敬业,脸上也难掩乏色,拍着胸脯向导演保证做好最后冲刺。

魏琛喝着胖大海润肺,他刚拍完的那幕戏有大量情绪激动的台词,叶修要求高走了十一遍,现在那烟嗓已经快哑了。

苏沐橙一个小时前演完哭戏情绪还没怎么恢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言不发地咬着苹果。

只有黄少天还保持着如同刚开机一般的精神力,上去就跟叶修一通叨叨。

他们在最后一场戏的细节处理上有些分歧,叶修的拍戏套路一向注重内心活动,希望镜头前黄少天一言不发走掉留下背影传达的情绪更浓重,黄少天则认为应该加句台词。两人已经争论小半天了。

按理讲叶修的资历名气摆在那里,在片场说一不二,黄少天偏偏常跟他有理念冲突。

虽说冲突大多是良性的,每次针锋相对的探讨之后拍摄都会有升级效果,不过对进程也是一种耽搁。

这次叶修被他气笑了:“我作为导演必须考虑每一组镜头之间的连贯,如果这一幕改动连带影响下一秒切进来的台词,要不要听听编剧怎么说?”

黄少天四下看了看,今天总裁编剧没有来,好像现场也没谁能给他撑腰。

叶修掏了掏耳朵,懒得再跟他争辩,去和摄影进行下一轮的沟通。

黄少天借上洗手间的功夫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电话号码是去诊所那天留的,黄少天还从来没打过。

他秉性耿直,平日里大大咧咧,这通电话绝非小心眼想向喻文州告状,而是他自认为读懂了编剧对于角色的意图构思,他了解这个戏中人,希望创作者能够认同他的共鸣。

然而那天喻文州大概真的很忙,像是在出席某个大型会议之前的几分钟。

还没等黄少天讲完,他用一种很平淡的口吻告诉黄少天:“听叶导的。”

黄少天鼻子都要气歪了,他不是一定要和叶修唱反调,而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肯耐心听他讲完话,包括喻文州!

性格所致,他脾气过去得很快,等喻文州下一次到片场的时候已经不在乎之前自己生的什么气。

在喻文州向他递来一只小盒子的时候更是一头雾水:“什么东西?”

“那天挂了少天的电话,后来也没来得及解释,一点歉意。”喻文州把盒子塞到他手里,黄少天皱起鼻子低头打开,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把黄铜色的大门钥匙。

他感觉血压陡然升高,几乎叫出声。这几个月来同喻文州的周旋与斗智斗勇仿佛自以为是的幼儿园打架,对方点着火箭,一个按钮把黄少天带到九霄云外。

还没跟他睡觉手笔就如此夸张,要真跟他睡了,不知道天会不会黑。


TBC.

评论(54)
热度(1389)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