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去日天涯(七)

新春快乐。今天要出门,只能早发了。

===========================


七、

临近杀青,《去日天涯》剧组来了一位知名演员客串打酱油。

张佳乐是叶修的老友,曾名噪一时,最近参加综艺话题度再度并肩流量小生。客串是个噱头,出演不到五分钟,并不十分重要的戏份,无非赚个双赢的卖点。然而张佳乐客串过后,剧组遭遇了开机以来最大的危机。

最后几场戏是在海边的外景,对天气要求很高,需要海清沙白阳光灿烂的开阔景象。

好巧不巧就在这关头,南部海岸迎来了十年不见的强烈台风。

人都不能直着走,何况是开拍了。

面临如此夸张的天象变故,叶修也无可奈何,手里烟头冒气,耷拉着眉毛号称要爆锤张佳乐这个非洲人。

由于天气的异变,本来进度紧张压抑的拍摄发条被蓦然放松下来,杀青前夕连轴转的演职人员们迎来了不情不愿的放假机会。就连片刻闲不下来的黄少天也不得不关上风雨飘摇的窗台宅在公寓玩起了游戏。

片场位于Z市的海边,这套公寓是临时租来暂住的,表面看着环境很好,台风一来正对着风口,风声雨声异常喧嚣。

就在黄少天大杀八方的时候,外面天色昏沉,雨水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让他错过了几通电话。待他看到手机时,发现有四个喻文州的未接来电。

上次喻文州送他房门钥匙,他惊得眼珠子脱框,怎么可能接下来?手指像被电门夹到一样把东西揉回去,兔子似的跑开了。在那之后还没跟喻文州讲过话。

也不知道喻文州在这个鬼天气找他做什么。

电话回打过去,响了好半天喻文州才接通。

“少天,现在有空吗?”听筒里外都是不尽的雨声,看来距离不远。

“这种天气能有什么事,片场所有人都停工了,老叶说什么时候雨停什么时候再开机。原本计划30号杀青,只怕是赶不上。”黄少天把手机开了公放,游戏按了个暂停。

“我今天本来要去S市,飞机飞不了。”喻文州慢慢道,“平白空出一天时间,想邀请你去个地方。”

黄少天看了看窗外混沌凄厉的都市惨状咂舌:“喻总你不是吧?这个天气还能待在外面的只有被冲上岸的鱼了!寸步难行啊大老板!你总不会是邀我去游泳?”

喻文州被他说笑了:“你在哪里?公寓?我过来接你。”

此前去徐医生那里换药,喻文州送过黄少天两次,知道他公寓的位置。但这会儿哗哗淌着大雨,积水齐脚踝,严重的齐膝盖深,喻文州难不成开船过来?

黄少天电话里嚷嚷了一阵像是没用,听喻文州的口气他已经在路上了,没过多久又一个电话让黄少天下楼。

大概因为天气太过糟糕的缘故,黄少天心情不怎么痛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邀约加重了心脏的臃肿沉甸,没好利索的肩膀传来一抽一抽的疼痛。

他着实不想出门,但人已经在下面等他了,万般不情愿地随便抽了一把超市送的皮卡丘伞去迎接室外的狂风暴雨。

 

极端天气下雨伞实在没什么用,皮卡丘顶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被淋得狼狈。黄少天一路小跑钻进车里身上已经湿了大半,喻文州给他递了一块干爽的毛巾,嗅着还有gay里gay气的香水味。

“你最好不是耍我,不然我翻脸!”黄少天擦拭着上身的水珠凶巴巴地说。

喻文州心情反而特别好,和这见鬼的台风大相径庭,笑起来春风扑面:“你去了就知道了。”

汽车发动,在倾盆大雨中行驶,沿途溅起一片片澎湃刺激的水花,坐在车里仿佛体验乐园里的激流勇进。

“卧槽你看看这迎面而来的海浪,根本看不见路啊喻总,要是掉沟里就好玩了。”黄少天扒拉着车窗看着外面被大雨颠倒的世界乌鸦嘴。

喻文州车却开得很稳,穿过了地势最低洼的路段,七拐八拐上了省道。

“等等,你跟我讲清楚先,这是要去哪里?今天还回得来吗?”黄少天惊了,他们的片场在Z市,靠近南部海岸。喻文州一路往北行踪很是诡异,见黄少天已然要闹了,他居然在狂风暴雨开车之余誊出一只手从车下暖箱里给黄少天拿了一罐还热乎着的咖啡。

大雨像子弹一样敲打着省道上行驶的汽车,手里的咖啡罐暖烘烘的,你说黄少天感不感动?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闭嘴:不敢动,不敢动。

喻文州看着前方笑了:“我们回一趟G市,开过去一个多小时,下雨的话顶多两个小时,晚上能回来。”

黄少天从小在G市出生长大,平日里回去的机会都不多。即使Z市距离G市不远也有点过家门而不入的意思。

他不知道喻文州葫芦里卖什么药,气鼓鼓地抱着gay香味的毛巾闭上眼睛装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凭借自己卓越的第六感发觉窗外的雨势似乎小了一点点。于是扬起眉毛悄悄抬起右边一只眼睛朝外看,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一处植被葱茏的地方,雨势是被这些阔叶树木给分担了。

哎哟我去,黄少天端直后背坐了起来,眼前的景象他越看越熟悉。西街,酉宁路,黄杨桥,百乐路,这不是他家吗!

确切的说,是黄家在G市最初的住处。十年前这里还没有那么多店铺,道路也坑坑洼洼,环境变化虽大,可扑面而来的熟悉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心脏。

“为什么回来?”黄少天疑惑了,“我真的十几年没到过这里了,喻文州你看你看你看百乐中学还在,记不记得?我以前经常同这间学校的衰仔打架,你还帮我打过掩护的。”

喻文州笑着没说话,直到车停在百乐路尽头一间二层楼的旧房子前面。

“下车吧。”大雨中亮了一路的车灯终于关上了,喻文州从后座抽出一把大得可以撑起来卖烟的长伞领着黄少天下车。

雨伞实在很大,两个人并肩也不会被淋雨,但喻文州还是上了手,十分自然地揽过了黄少天的后背。这回黄少天没有抗拒,因为他的情绪已经飞到了这栋楼前。

这是他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TBC.

评论(94)
热度(1282)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