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已明(15-17)

自我监督一下,争取六月前写完!



十五、

窗前过马,动如参商。

后山脚下的辛夷花荣荣落落和进了泥里。原本鲜有人至的一条小路被黄少天的铜剑削出窄道,露出了片毛绒绒的空地。喻文州靠坐在一棵大栗树下看书,这些日子他个子蹿得很快,脚筋一阵一阵轻微的疼,身体跟着惊蛰后的春生一起咔咔成长。从栗树落下自然碎开的果壳,黄少天的腿搭在树上睡得很沉,绑腿的带子松开了,轻飘飘地挂在半空。

喻文州心念动了动,阖起眼睛念了个风咒。忽的树叶子刷刷响起又纷纷扬扬,抖散了一地的安静。黄少天打了个哈欠,然后哎哟一声向后一缩抱住了树干,他搓了搓鼻子不满地向下叫道:我刚才做了个好梦,你再让我睡睡呗。

喻文州抬起眼睛望着他也不说话,他知道黄少天会自己咕叽咕叽说下去。

我梦到我在一条河底取出一把剑。黄少天眼里发着光继续说着:剑气熠熠发蓝,一到了我手里,我就对它说,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喻文州说:嗯,但凡剑气有色的剑都是有灵的。它叫什么?

黄少天趴回到树枝上:我叫它蓝剑。

喻文州说:少天我们不好这么直白。

黄少天不满:它还没回话就被你闹醒了。

 

十六、

此时的喻文州高出黄少天大半个脑袋,黄少天为此不服气了好几个月,他挂在树枝上探着手扯喻文州的发梢。再过一日黄少天就要跟着教剑法的同知师父去西南洗剑池,听去过的师兄讲在洗剑池修行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载。二师兄当年去洗剑池之前把一条捡来的小黑狗交给小师傅养着,回来发现那是一头熊。所谓千里一日,物不是人也非。再过些年不见,大概喻文州已经长得比栗子树还高。

黄少天这么想着,连碎嘴的劲儿也停下。春风悠悠蕴开暖意,树荫之下四周浮动着呲牙裂缝的光口。喻文州抬起几乎长成少年的脸望着黄少天亮堂堂的眼睛,平静地说:少天,第八根了。


十七、

黄少天本来想对喻文州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成了鸡零狗碎的别话,比如他自己想了个剑招还没纯熟一旦练好了三师父那几套剑根本就不够看了。

他们要赶着下午第二堂课钟敲响之前回去。最后黄少天提了个要求,说:文州我背你走吧,给你看看我最近轻功练的不要太棒。

喻文州没有拒绝,黄少天从树上跳下来落了他一身的草叶,喻文州撩起袖子伏在黄少天背后笑起来。行过铜剑斩开的小道,光影穿梭的树林,三百八十八阶长梯以及后山门齐膝的杜鹃,喻文州扒拉着黄少天的脖子,始终没有告诉他,自己两只脚拖在地上特别累。


TBC.

评论(15)
热度(306)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