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宇宙时差

随手写的没谱小品文。



================

1、

喻文州是索克星人,索克星距离蓝雨星15光年,自转速度930米/秒,一昼夜48小时。

黄少天是夜雨星人,夜雨星距离蓝雨星6光年,自转速度233米/秒,一昼夜约12小时。

蓝雨星自转速度465米/秒,实行宇宙标准计时,一昼夜24小时。

 

2、

“蓝飘”多年,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适应性很好,与普通蓝雨星人没什么不同,不过一个人的节奏稍慢,另一个人无论动作或说话都比较快,但对工作和生活影响不大,旁人也无非觉得这样的两个人只是稳重或者活泼一些。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邻居,买了同一栋房同一层楼的左右两户,阳台相邻,巧的是搬家正好也是在同一天,黄少天当天拿了钥匙第二天就全部搬妥当,喻文州前前后后收拾了一个礼拜。

 

3、

黄少天风风火火来和邻居打招呼说:你好你好你好,喻先生是吧,我是住你隔壁的黄少天,你家里采光蛮好的,客厅这么大呢。哎!你看从你家阳台都可以摸到我家阳台,多亲近啊。这楼负责物管的小于是我哥们,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我说一声,不要客气啊。来来,这是我们夜雨特产的麦糖,好吃的,根本停不下来……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用了不到十秒。

喻文州正在楼梯间推着一只箱子,脸上浮着灰尘,半晌才抬起头温和一笑:黄先生,那就麻烦您搭把手。

没问题没问题!黄少天放下手中的麦糖雀跃地撩起袖子:交给我,你往后去一些,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起来,一二三四五!起!哎哟!

喻文州问:没事吧?撞到哪儿了?

黄少天说:没事没事,箱子挡着我看不见路,你是退着走的,别管我,自己小心脚底下。

好不容易把箱子搬进屋,喻文州却苦笑了一下。

黄少天说:哎哟妈呀,没看路,怎么搬进我家了?

 

4、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动作慢点也挺好的,每天从他家拿两三本书过去,等把那箱子书全部搬完,他们都在一起打了三个星期游戏,搭伙吃了一个月的饭。

不过喻文州当然知道自己是故意的,黄少天说话眨眼睛的高频率有点好看,他以前没和这么欢快的人相处过,心里动动的。每天下了班就赶着回家,连走路都快些了。

 

5、

黄少天起得早,每天站在阳台上叫文州,像只小鸟似的。

喻文州养的铁线莲横着爬过了黄少天的窗户。

闲暇时打打游戏,他们这是青年公寓,到了晚上同一小区的人相约一个副本,好几组人马,他俩经常杀得楼上楼下哭得像鬼似的。

有时候也一起看电视,黄少天一边看一边点评,跟自带弹幕一个效果,喻文州给他削了个苹果,递到他手里苹果颜色都变了。

黄少天一口啃下去眼睛弯弯的。

 

6、

一天夜里公寓停电了。喻文州摸黑准备睡觉,听到隔壁一阵稀里哗啦的,他跑去敲门问: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说打开门一头扎到喻文州身上,有淡淡的花露水味,像是轻轻揍了他心口一下,他不由向后退。

黄少天张牙舞爪地说:文州,我家里有老鼠了,肯定有只老鼠,刚刚从角落里窜出个黑影,我一脚上去踩住它!吱的一声呢!你猜怎么着!

喻文州道:没踩着吧。

黄少天真的在他心口轻轻揍了一下。

 

7、

过了几天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抱回一只猫,黑白相间,大眼睛圆圆的。

听说老鼠是没有了,但黄少天家里稀里哗啦的频率反而变高了。

每次黄少天给喻文州打开门,都有只奶牛色的小东西站在黄少天脑袋上抓着他的头发,似乎刚大战过一场,四只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喻文州心湿湿的。

 

8、

一天晚上喻文州他妈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正在黄少天家里组队,铃声了二十几声才听到忙跨过门回去接,喻妈妈问:你做乜啦?

喻文州想了想说:洗澡。

喻妈妈叹了口气:你那里什么时候?

喻文州说:27号晚上了。妈,你那边是半夜吧,打什么电话啊?

喻妈妈慢吞吞地说:儿子,我做了个梦,一定要同你讲讲。

喻文州问:什么啊?

隔壁黄少天喊打喊杀的,叫着:文州快来快来,十几个混球搞我一个,撑不住啦!

喻妈妈说:梦到你找了个外星人处对象。

喻文州噎了一下:我现在身边都是外星人。

喻妈妈说:居然还真是啊。

喻文州轻声说:没谱呢。

 

9、

蓝雨星的公休非常长,为了方便来自各个星球的人调时差,每次假期有两个多月。

喻文州在索克星休完假提前回来以后倒头就睡。

黄少天也早就回了,他在喻文州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收拾了行李,打扫了屋子,跑步机上跑了一万步,洗了澡,喂了猫,睡了个囫囵觉,起来煮了饭,打开电视只有深夜星际购物。

他想了想,起身出门走到喻文州家门口,摸到脚垫下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

他帮喻文州收拾了行李,打扫了屋子,煮了饭,打开电视还是只有深夜星际购物。

 

10、

喻文州从索克星带回一个钟,有全宇宙十种星球历的计时,说明书很长,可见宇宙浩瀚。

黄少天看着那说明就困了,他侧头瞧了瞧喻文州,睡相好得让人生气,他伸手捏住喻文州挺直的鼻梁,对方并没有醒。

喻文州睁开眼的时候看到黄少天蜷在他床上,脸上贴着猫爪以后的创口贴。

他心情很好,阳光洒在窗台上灿烂得奢侈,又惊悚地看到黄少天的牛奶猫在嚼他的铁线莲,不过他没有起身阻止。

喻文州拿出一本书,慢慢压平了皱褶,第108页。

黄少天很快爬了起来,睡了不到2个钟头。

喻文州成绩斐然地看到了119页。

那本书后来黄少天翻过,是一本宇宙神话,讲两千万年前云和闪电的故事,特别幼稚。

 

11、

那天夜里他俩接了个吻。

起因是黄少天此时的白天只有6个小时,他喋喋不休地说自己要倒时差,不能再那么早睡了,他俩在喻文州家客厅里看一场星际足球赛。银河队VS宇宙队,比赛很精彩,但黄少天已经靠在喻文州的肩头着迷糊过去了。

这会儿正是索克星漫长的白天,喻文州脑子还很清楚,所以记性就不错,他记得黄少天说无论用任何方法都要叫醒他,于是低头叼住了他的嘴。

他吻得很慢,很轻,又有些许的难过,像是个温柔的阴天。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就咬牙切齿地回应他,搅着舌头,气息激烈,两人都呼吸困难了,才慢慢分开。

喻文州用拇指擦了擦黄少天的唇角。黄少天脸上热得坐不住,站起来在两间房里来回走了十几圈。

 

12、

第二天下雨了,阳台上积了水,牛奶猫带着梅花脚印跳过窗台翻进了喻文州的卧室。

黄少天懊恼地捶着床,从被窝里露出一点翘起的头毛喘着气说: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折腾几个小时够了吧!太不科学了,怎么还不出来啊,快被搞死¥%#%¥…………

喻文州笑了一声:时差。

晨间空气清新,蓝雨星特别崭新的一日,但黄少天觉得这时候选得太糟糕了。

 

END.


评论(37)
热度(1043)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