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朝朝暮暮(五)

五、

河面有座索桥,当地人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

桥面摇摇甩甩,喻文州一路走过来却没怎么晃动。

黄少天同他打招呼:“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眼睛一睁都九点多了,差点儿没赶上吃早饭。你不觉得这酒店外面吵吗,隔音差到爆了,晚上楼下还有卡啦OK在唱歌,我断断续续做了十几个梦,比熬通宵还累。不过小地方是这样的,好在空气好,我本来有点鼻炎,这两天竟然好多了。老王没说他几点到?”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通过说话他总是能找到本我,隔绝可以暂时搁置的东西。

喻文州一看也是没睡好,黑眼圈醒目,不过大概是风景怡人,黄少天也没有吐槽的愿望。

“一点到。”喻文州说,“我没怎么睡,有点怕吵。”表示同意黄少天对于酒店环境的评价。

黄少天抓抓头发:“你看,早知道和老王一起住草市,还不是一样。”

喻文州没接这句话,而是一直摆弄着手机。

“你走了多远?顺着河往下好像有座塔,我过去看看。对了,你要不要先去退房?”黄少天用手指动作向酒店方向示意了一下。

虽然和喻文州接触不多,但在黄少天看来,通常情况下喻文州是很聪明的,知书达理,善于察言观色,业内口碑也好,是个人都觉得他靠得住。

这两天接触下来,喻文州大体上可以说很难挑出毛病,就算装逼也比大多数人装得像样子,遇上这么荒谬的事,也没有就地甩锅,考虑的都是怎么解决问题。

即使主观上认为喻文州有点雷人,客观上黄少天也不能给他打差评。

不过这人的思维会偶尔盘旋在遥远的水星,料不到他下一句想要说什么。

比如这时,喻文州像是没听到黄少天的话,反而继续低头弄着手机,开口问他:“要拍张合影吗?”

“哈?”

“好不容易来一趟,留个纪念。”

“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婚姻吗?”黄少天哭笑不得。

喻文州笑得很温和:“就很普通的,你出门都不拍照的么?”

黄少天不讨厌照相,非要说起来,他还挺喜欢对着镜头比“耶”的。不过此刻站喻文州旁边,他估计自己拍出来也只能成为表情包。

不过黄少天并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拍了拍刘海,一个跃身坐在河岸的护栏上,爽气地说道:“那就这儿吧。”

喻文州举起手机凑过来,虚虚隔着距离,但足够把两人框在镜头里。

游客一般的合影,看上去疲劳且兴高采烈。背后是葱葱大树和不知名的白花。

这是他们第二次合照,拍第一张时不仅心情懵逼,还拍得很丑。

那红册子黄少天都没敢看第二眼,是喻文州收着。

喻文州滑动手机屏给他浏览早上散步拍的照片,落英缤纷的河面,石墩上的麻雀和远处的塔尖。

他的手指多动了一下,滑到昨天夜里拍的一张图。

灯光下一本红彤彤的结婚证书。

黄少天短短地抽了口气,张嘴说:“你……喻文州,我发现你这人很有毛病诶,这也要拍,你够钟食药,快删了,快删!”

喻文州笑了:“我就随便拍拍,看不出是谁的,又不发网上。”

不过他并没有坚持,从善如流地点了删除。

“随便拍拍加个毛的滤镜!”黄少天瞪圆了眼睛。

 

王杰希本来说是直接到酒店,听说他们在交易中心等他大感意外。

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怎么着,你们昨儿到晚了是么?”

王杰希休养生息地暴睡了一天,从出租车上下来,被初夏的凉风吹开了发型。上前两步,走到挂着两双黑眼圈身心受挫的二人跟前,显得神风俊朗,潇洒扮靓。

“你俩晚上去偷米了?”王杰希问。

“滚滚滚!你养精蓄锐了不起,没见过人失眠啊。”比起喻文州,黄少天和王杰希合作得多,说话也就更随便些。

王杰希的视线从黄少天换到喻文州脸上,喻文州只是四平八稳地笑笑。

“昨儿个你们不是11点就从草市出发,应该不至于赶不上,难不成没走高速?”他们站在交易中心门口,还有一刻钟大厅才上班,姑且在外面等着。王杰希随口问话。

黄少天不耐烦:“第三个问题了啊,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当然是昨天没取到才今天过来啊,再问收你费了。”

王杰希笑:“知情权。黄少,逾期费用我们协理单位要摊两成的。”

“高速上路下大雨。”喻文州和黄少天异口同声。

黄少天斜眼看了看喻文州,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又开口:“到坨丹已经六点半了。”

还是异口同声,一字不差。

一次是情况说明,两次反而像是某种欲盖弥彰。

太默契也很心累,黄少天肚子里发出一串呵呵。

王杰希反而没说什么,点点头,算是把这个关节绕了过去。

这时水星上的喻文州又出现了:“十秒。”

“什么???”黄少天一个头两个大,以后谁要再跟他面前说喻文州好话他一定得去唱唱反调。

喻文州慢悠悠把玩着汽车钥匙:“据说一次异口同声能延长五秒寿命,嗯,当然,开玩笑的。”

黄少天无力道:“好的,谢谢。这十秒我不要,都给你。”

交易中心开门了,他们走进去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昨天民政窗口那位眼镜男。

眼镜男一反昨日冷漠,冲着他们笑容满面:“你们又来啦。”

黄少天觉得这两天让他寿命短一大截倒是真的。

 

取货很顺利,也很迅速。

原本黄少天对药材也非常了解,只是缅龟龟板这东西是最近几年新兴药品的提制前药,他接触不多。加上王杰希公司和黄少天的老板有利益关系,过来走个流程抽些利润,所以这才一道过来。

业内都说缅商看中国公司傻多速,给货不是很厚道,还常走非法程序。不过他们这趟有喻文州当第三方担保人,前后沟通了两个多月,把生意谈下来了。

王杰希拆了货袋一看,感叹了一句:“纵横药业二十年,还头一次见这么好的乌龟。”

黄少天正弯腰拆货,扭头道:“这是评价中药品相吗,我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再说,你不就比我们大一岁,还二十年,二十年前市面上有龟板吗,有几个人用得起抑制剂?”

黄少天对语言类发挥很双标,自己话唠,又喜欢和人抠字眼抬杠。

王杰希仿佛对年龄这个话题充满敏感:“哦?你和喻文州同年么?”

“是的……吧。”黄少天昨天瞄过喻文州身份证,其实很清楚。

喻文州从最里面的货箱扛出一口袋二十来公斤的药材,不急不缓地往停车场走,看上去竟毫不吃力,路过时还微笑道:“虚长半岁。”

黄少天决定离喻文州远点儿,这人眼尖也罢了,耳朵还灵。

由于他俩昨晚上没休息好,回程的长途交给王杰希当司机。

黄少天在副驾上打着哈欠。

一路青山绿水,喻文州在后座睡得很沉,睡相端正,没有动静。

没过多久黄少天也睡着了,醒来时越野车刚钻出隧道。喻文州扶着他的座椅靠背和王杰希轻声说话。

他的手指稍稍碰触到黄少天的头发,不过黄少天懒得再动,又闭上了眼睛。

 

TBC.


#还在两天一夜#

#水瓶座爱自拍#

#英俊的老王#

评论(61)
热度(1703)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