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朝朝暮暮(十四)

十四、

黄少天的表演天赋平日里体现在同电视机斗斗嘴,或是聊天时的声情并茂,没想到在这场家庭评估中得到了长足的发挥。

这会儿他挨着喻文州,鼻子也通气了,恢复了滔滔不绝废话连篇的神勇状态,以至社委会抛出的问题都能应付自如。

于女士对黄少天的态度比对喻文州多上二十分的和气,全程并未作什么刁钻的提问,只是拿出一张表格让他们测试作答一些关于婚姻家庭的看法,包括婚后的生活变化情况及适应性检查。

黄少天却能东拉十八扯发散千里,到后半程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场演说。

“omega婚后承担职能性工作是社会发展很重要的一部分,就像您这样的。我认识一位医生,在德国跟人合伙开了家私人诊所,做免疫医疗、产科和腺体外科,现在员工已经有三四十人,清一色全是O,这在国内很难想象。但您仔细一想,其实没什么不对劲的。现在医院里omega医生护士也不是少数,但由于性别缘故他们的诊疗范围受到许多限制,这些限制都是人为设置的,有的有一定依据,有的只是我们长期以来的思维定式。当大家的工作能够被精细化、规范化、专业化时,限制自然就消失了。权益问题什么的,说到底只和两方面有关,一是观念,二是利益。”黄少天连比带划,把话题铺到九霄云外。

于女士被他叨叨得忘了原本的问题,过了好久才找回来:“所以,你婚后的工作计划是多少年?”

黄少天顿了顿,接话答道:“现在还说不准吧,我很满意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只要工作内容适合,我都会保持当前的状态。”

“有了孩子以后呢?”于女士突然恢复了犀利。

黄少天被呛得倒抽了一口气,维持着表面平静,把这口凉气吞回肚子里。

他花了五秒构思怎么措辞,刚想解释,反倒是喻文州说话了。

“我们会一起商量。”喻文州抬手搭住了他的肩膀,“家庭责任和工作需求并非无法兼顾,但具体是什么做法,会根据即时情况再做判断,现在贸然预估,反而对未来不太负责任。”

他说话时,手指摩挲着黄少天的肩膀,肩上的一小块皮肉被搓得发热。

黄少天知道面对这类检查需要达到的是什么效果,要么把对方整蒙,要么让对方认同。

他算得上很擅长表演了,社委会的人刚进门时他先声夺人地对喻文州上下其手一番,以示双方感情亲密,又在于女士审视的目光下把手搁在喻文州腿上。

哪知喻文州小动作更夸张,不时搂肩,一会儿摸腰,末了还绕过肩头用手指轻轻挠他下巴。

即使是演,也不能把他当狗摸!

黄少天被他蹭得简直坐不住,鸡皮疙瘩从后腰腻了半身,勉强撑着演了最后一出,看了看挂钟,打了个铺天盖地的哈欠:“对不起,于老师,我们俩睡得早,想休息了。”

喻文州笑了出来:“是,平时八点就睡了,这都快九点了。”

问题也差不多问完,于女士起身,显见也是不信,冷着脸说道:“小年轻的,哪里会有那么早睡觉的。”

喻文州站起来送她,含笑道:“您明白的。”

明白你个白鹤展翅黑虎掏心驴打滚!黄少天恼得一脚暗暗踩过去,堪堪被喻文州躲开了。

 

送走了人,喻文州还是人模人样地走回来。

黄少天将身上的抱枕翻过面,捶了一拳:“我说你,是不是演得有点过了。”

没想到喻文州十分诚实,点点头说:“是有点过了。”

黄少天反而不好发火,低头哼哼了两声。

喻文州安抚道:“好了,行了,去打两把,小年轻哪里会有那么早睡觉的。”他捡了别人的话,向黄少天游戏约战。

黄少天眼睛一亮,扬起下巴:“好好好,等很久了,我练了70级的银装,今天就拿你放血!”

两人各自进了屋就没了话语交流,关上门在网游里搓得电光火石。

黄少天意外发现喻文州挺能打的,这种技术水准和他斯文又现充的形象很不吻合。说是PK,最后变成两人联手下本,竟然砍出个进消息区的高分,打下一堆新材料。

喻文州发来消息:合作愉快。

这场打本的过程燃烈澎湃,黄少天还在激动,闪出一大堆拇指表示嘉许。

本来点到为止,差不多可以关灯睡觉了,黄少天用材料炼了两件装备,折腾过了零点。

准备下线时发现喻文州的头像还亮着,他盯着那个白袍术士角色脸晃了一会儿神,没想到窗口震动,喻文州端端这时发给他一颗红心。

黄少天骂了句卧槽,关上电脑倒在床上,闭了闭眼睛,似乎有千百种的烦躁窸窸窣窣爬上了心口。

之前被喻文州碰过的地方都有些痒,脖子也是,腰也是。那日热辣的纠缠和湿漉漉的亲吻在脑中囫囵跳了出来,身体的回忆一时竟相当惊人,小腹过电般抖了一下。

仿佛被泡在热水里,水面动荡,处处骚动,又压得喘不过气。

黄少天静静躺在夜深的万籁俱寂中,然后从隔壁听到一声细微的咳嗽。

心脏骤然抽搐,连着胸腔,抽得全身皮肤发麻。

他再度烦闷得翻滚,滚了两圈,顶着蓬乱的头发把药盒翻出来。

盒子里有几片试纸,普通人很少有这玩意儿,药店也不会有卖。这是他们军企特供,给从军omega做信息素测试用的。

按理说黄少天发情期刚过,没必要做这个,但他实在心烦意乱,取出一片叼在嘴里含上几分钟。

试纸显示信息素溢出量很低,几乎毫无起伏。

这个结果让黄少天躯体归于平静,而胸口的烦更加郁郁葱葱天日不见。

 

火行风势,信息素常会催生感情,许多人不管不顾,肉体投降以至恋奸情热。

黄少天的个体世界一直以来都很独立,和性别无关,他尚且没有找到让自己有十足意愿敞开心胸完全接纳的人。

多年来,他并不是完全靠着吃药练的不败金身,也有情欲和破绽。他经历过短暂动心和随俗浮沉,又毫不勉强地很快告别了那段岁月。

虽然天生是个O,狮子座的黄少天掌控欲强,理智慎重,他没办法把人生交代给不确定的未来。

他认识喻文州不到一年,对他了解有限。然而他能够想到,喻文州这样的人,就算接触时间再长,也很难讲能看得多真切。

他们有一段鬼使神差的婚姻关系,缔结之后双方都致力于让这段关系轻松简易并迅速了结。

黄少天此刻反而觉得,如果不是如此冷静而嘲讽的局面,自己还能放开手脚追一追喻文州,追不到大不了以后可以不相往来。

眼下这种动心实在太过麻烦,喻文州流露的温柔或平淡,没有一项像是真实的东西。

床头的倒计时还有两百多日,他们还将共处几个月的时间。

夜城之后一连串的风波,连发情的意外事故都没造成懊恼,黄少天第一次觉得难受了。


TBC.

评论(72)
热度(1738)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