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朝朝暮暮(十六)

这章会有一点点文州的“花边”,一点点原创人物的加戏,介意的可以跳过。


===========

十六、

郑轩和喻文州说了没两句话,黄少天就意识到这两个人认识,而且关系很好。对于喻文州这种知情不报的行为他不能谴责,但很难说是乐意。

“你上次来把伞落在我车上了。”郑轩说,“一会儿下去给你。”

“今天没下雨,先放着吧。”喻文州笑笑。

“不行不行,你那伞上好大一个‘杀’字,杀气太重,我压力山大。”郑轩连连摇头。

“亏心?”喻文州挤兑他。

“不亏心,亏本啊。这不是亏到赔本才让987司救命么,不然怎么找你过来,这是987的黄少,李远李经理。”郑轩介绍道。

李远递了张名片,黄少天心头压着层煞气,根本不想说话。

喻文州笑道:“黄少我认识,打过交道。”

黄少天默默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他们约的地方是家茶社,广东人爱在茶水铺里讲事情。黄少天像是对功夫茶起了兴趣似的,一个一个挪着杯子,却也不能表现得太没礼貌,握手后点了点头。

“前些时间才和喻总接触过,怎么没听说你要接这个项目。”黄少天把水倒进茶杯里。

话是郑轩接的:“忘了告诉黄少,喻总是我大学学长,其实是我拜托他来的。”

黄少天又不吭声了,每过几秒钟喻文州的目光就投过来看向他,盯得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讲好明日去工厂的行程和预备工作之后,郑轩开始和喻文州叙旧,按理说旁人是插不进话的,黄少天虽然有这个技能点,但此刻完全没有发言的愿望。

而第四位在场的李远是个好奇宝宝,赶上什么都会问两句,追问之下郑轩真说出了些不得了的事。

“我开厂的时候大四刚毕业,姑姑还出了笔钱,虽然不多,但我一直很谢谢她,这事你知道吧?”郑轩感慨地说,用胳膊肘推了推喻文州。

喻文州低着头:“知道。”

李远问:“是郑总的姑妈?我昨天听您同事说启动资金都是您自筹的。”

郑轩笑得很暧昧:“不是,是我大学导师。当年和在坐的某位同学有段神雕侠侣的罗曼史,大家私下这么叫。”

李远张开嘴:“哇——是郑总的青春故事?”

郑轩瞪起眼睛:“嘿,你小子是不是傻……”

黄少天没什么感觉,端起茶杯咕噜咕噜地喝,像在想其他事,似乎完全没听进去。

喻文州动了动膝盖往前坐了一些,先是咳嗽了一声,郑轩住嘴了。而后面向黄少天,望着他的脸非常诚挚地轻声说:“都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

黄少天一口水差点呛到气管里,放下茶杯:“喻总你跟我说?关我什么事。”

黄少天一向健谈热情,这天他明显表现得比较反常,连李远都看出来了,不过碍于他是上级,也只能跟着收了自己的好奇心。

喻文州也不尴尬,自然地移开话题,并娴熟地展示了一会儿烹茶的技术。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郑轩先前的话,深圳的下午云密天低,苍穹昏沉,竟然真的下起雨来。

 

黄少天中途上了个洗手间,出去时正好撞见喻文州进来。

他是不愿意藏话的人,此时也没有旁人,便径直问了:“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

喻文州转过身,缓出口气,露出些许无辜的神色:“真不是,他们联系的公司,我昨天才收到项目通知。”

黄少天在水池洗过手,朝后甩了甩:“项目通知没有甲方名单?你不知道我在么?于情于理应该跟我说一声。”

喻文州挑动眉毛:“难道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么,现在你一样知道了。”

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因为是跟你合作,我当然需要有点准备!”

喻文州笑了:“是我就不一样?”

“懒得跟你讲。”黄少天咻咻抽了七八张擦手纸,从喻文州身边快步走出去。

“少天。”喻文州叫住他。

黄少天心头的烦躁正在风起云涌,被他这么一喊,胸口被堵得不上不下。

他停住身想听喻文州还能说什么话。

“你的包裹我已经帮你取到了。”喻文州温和地说。

“那太辛苦你了。”黄少天冷着脸。

他明白他的愤怒没什么道理,然而又是由不得控制的。他甚至开始厌烦喻文州随时随地风度楚楚毫无破绽的样子。

后半程的茶话他讲得很少,一场大雨成了谈话的背景,黄少天偶尔盯着喻文州雨幕前暗色的轮廓,像是个潮湿沉暗的梦境。

他只是想,我干嘛要这么喜欢他。

 

第二天天气不错,郑轩公司的车在酒店楼下接他们,郑轩本人却因为有其他要事,没能同行。

他公司派来随行的是一位女副总,黄少天和李远在前些天是已经认识的,美貌惊人。

这会儿连喻文州见了都说:“我不知道郑总藏着这样的美女。”

姑娘人不仅美,性格也有种江湖儿女的爽快,一见面就撩起袖子大笑道:“早听说喻文州会说话,我姓福。”

喻文州愣了愣。

黄少天之前接触过,知道这美人什么都好,就是福建口音太重,忍不住提点了一下:“这是胡总。”

胡总名叫胡越,黄少天和她性格还挺投缘,随意地说道:“靓女,郑总怎么让你跟我们跑厂区,也太不怜香惜玉。”

胡越大大咧咧地说:“厂区我下过八百多次了,全公司没人比我熟,就是郑轩去,遇到搞不定的事情,也要跪着打电话问我的。”

黄少天笑着:“关键我们压力大啊,带着你一道全被盯上了,怕出事。”

胡越猛摇头:“别提压力,郑轩天天念着压力大,我听多了头化,头发,都要掉光了。”

没想到黄少天一语成谶,这趟沙井下厂区真出了点状况。

不是在去的路上,也不是在工厂。

在工厂几个小时的评估工作很顺利,三方都展现出十分专业的水准。

黄少天一开设备就大致估摸得出有哪些要改造的地方,胡越带着喻文州和李远去查看生产资料和人员情况。

初步的勘察情况非常良好,建设药用明胶厂的投放比黄少天原本预估还要小得多。

眼下工厂大部分生产线已经停产,只有个别流水车间还在运作,黄少天和工人们挨个谈了谈,大都表示只要有技术指导,给他们学习时间,他们还是愿意在工厂继续做下去,毕竟当前重新就业也并不容易。

医用明胶生产操作并不复杂,和食用明胶大同小异,最大的投入和改造还是设备和管控流程。

一天下来黄少天心里大概也有了些谱,另一头李远跟着喻文州整理了资料,等回去再和郑轩的管理层进一步沟通,分析现有条件和调整方向,就能够出具一份初步的项目改造方案。

工作顺利结束,几人轻松地往回城走,连黄少天都丢掉了感情上那点郁闷,又开始口若悬河地和胡大美人讲笑话。

而回去的路上,情况不对了。

首先是这天进城的道路特别拥堵,几公里的路段行驶了近两个小时。

胡越起初语笑嫣然,忽然就不怎么说话了。

过了没多久,她开始发抖,原本坐在商务车中部的位置,起身挪到了车辆末端。

“胡姐,怎么了?”李远问她。

她也不回答,只是紧紧靠着座椅闭上眼睛。

整车人也只有黄少天看得出,她这是omega发情期前偶尔出现的轻度信息素外溢,导致血糖下降肢体发抖,如果情况严重时会出现昏迷或休克症状。

全车一共六个人,司机大哥像是已婚中年,胡越带着的秘书和李远毫无知觉,还在问她是不是晕车,很大可能性是beta,车上就喻文州一个A,黄少天一个O。

黄少天思索了两分钟,他包里有一瓶备用的抑制喷雾,拿出来给胡越应急会很快没事,不过他omega的身份也就不能再藏了。

黄少天拉开挎包的拉链,就在他快要把瓶子抽出的一瞬间,喻文州按住了他的手,起身走到汽车末排,靠着胡越坐下,将她轻轻搂在身前。

虽然路还堵着,但Omega的气息很快就通顺了,胡越眼神恢复了清明,再爽朗的姑娘也是会害羞的,望着喻文州说:“不好意思,麻烦喻总了。”

黄少天伸进包里的那只手一直僵着,没有拿出来。

他蓦地意识到,喻文州可以对任何一位omega施以援手和温柔,又记起昨日郑轩所说,喻文州是个多么有故事的人,一时间呼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是透凉的。

因为情绪复杂而全身肌肉紧缩,过了半晌黄少天才发现自己牙关酸痛眼睛干涩。

如果不是前座的李远目睹此情此景呆滞的表情太过滑稽,他想大概眼泪都忍不住。


TBC.


==============

PS,嗯,这位福建姑娘有梗会在最后出现,所以这个人物必须有,绝对没有危害,都是助攻。


评论(126)
热度(1598)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