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朝朝暮暮(十四)

十四、

黄少天的表演天赋平日里体现在同电视机斗斗嘴,或是聊天时的声情并茂,没想到在这场家庭评估中得到了长足的发挥。

这会儿他挨着喻文州,鼻子也通气了,恢复了滔滔不绝废话连篇的神勇状态,以至社委会抛出的问题都能应付自如。

于女士对黄少天的态度比对喻文州多上二十分的和气,全程并未作什么刁钻的提问,只是拿出一张表格让他们测试作答一些关于婚姻家庭的看法,包括婚后的生活变化情况及适应性检查。

黄少天却能东拉十八扯发散千里,到后半程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场演说。

“omega婚后承担职能性工作是社会发展很重要的一部分,就像您这样的。我认识一位医生,在德国跟人合伙开了家私人诊所,做免疫医疗、产科和腺体外...

[喻黄/ABO]朝朝暮暮(十三)

十三、

两三天后,黄少天的发情期安稳度过,反而真的感冒了。

症状是头晕和鼻塞,用掉了两包150抽的纸巾,鼻尖都磨破皮。

秋高气爽的天气,谈不上着凉,也很难说伤风。他感觉上是发情期紊乱才导致的过敏性鼻炎,一开口就瓮声瓮气,鼻子堵得没有呼吸,喘气全靠一张嘴,每次说话一多就很容易缺氧。

倒不太严重,没至于到因病旷工的程度,只是一回屋就想侧身躺着,躺一会儿好歹半边鼻孔还能有点人气。

黄少天窝床上的时候,能听到喻文州回家发出的动静,敲响他房门询问打招呼,或是不知和谁打电话间歇性说话的声音。

黄少天是有点郁闷的。

住在一个alpha家里,对他来说确实是有些许不一样。喻文州的房间他固然不会去,...

[喻黄/ABO]朝朝暮暮(十二)

踩点失败的情人节后夜……

==========


十二、

黄少天醒来是第二天的傍晚,睡了约莫超过20个小时。

喻文州清醒之后收拾了一会儿屋子,打开电脑发现没什么心情游戏或是娱乐。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跟老总要求上班,去湖北前他手上还押着两份订购合同。

然而在当日,他不敢放着黄少天一个人在家,不知道黄少天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醒过来会不会恢复,又为什么发生昨天那种状况?

看上去甚至是场意外事故。

黄少天昏睡时,喻文州到他房里看过几次,替他换了干净的被子。人睡得很沉,红潮褪去,面容十分平静,脖子和胸口上有些痕迹,喻文州并没有感到很羞愧。

他们这一场确实做得过于激烈,早起时喻文州明显有纵欲...

[喻黄/ABO]朝朝暮暮(十一)

点我


我发现AO3我手机上不去,就发长微博了。

[喻黄/ABO]朝朝暮暮(十)

大家新年快乐!

========


十、

平心而论,黄少天刚入住的前几日,喻文州有过一点琐碎的顾虑。

既是从生活习惯磨合的角度,也担心两人的信息素会相互影响。

半个月之后,喻文州发现一切进行得异常顺利。

黄少天大方向上非常有主意,小事完全不会斤斤计较,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很容易相处。

他并没有如自己所说把屋子弄得一团乱,反而时常动手劳动,阳台上被小偷踩塌的花架还是黄少天修好的。除了做饭水平马马虎虎,喻文州不可能求全责备,黄少天多炖一口汤分给他本来也不是义务。

另一方面,黄少天的所有表征都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beta,连洗澡过后的浴室也没有泄漏痕迹。喻文州不必用任何有色...

[喻黄/ABO]朝朝暮暮(九)

九、

同居这件事,黄少天没有特别抵抗,虽然被吓了够呛。开完半天会昏头浊脑,下半场陪客户唱歌一直破音。

打电话的当天晚上黄少天气咻咻地和喻文州见了一面。

去的时候还给喻文州带了瓶红酒,说是客户送的。

喻文州有条不紊地把事情讲清楚,和黄少天分析个中利弊。其实也没什么利弊可言,只是为了减少可预见的麻烦。

退一步不见得海阔天空,但可以避免马上被狗血临头。

黄少天倒在茶室的椅子上,向上看着白炽灯,然后眨眨眼睛甩动手指:“我懂的我懂的,你讲得很清楚了,我考虑一下,尽快回你话”。

过了一天。夜里,他给喻文州发了条信息:“想好了。你那边收拾好了,我随时可以搬,合户的事这个月找一天去办吧。”

喻...

[喻黄/ABO]朝朝暮暮(八)

八、

“请问喻先生,您的伴侣,现在在什么地方?”

四四方方的身份证,艳红的“已婚”印记的确醒目。

喻文州从掏出身份证的那刻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妙,方才如果他坚持一下,也没必要非到派出所来这一趟。

不讲道理不是喻文州的风格。

然而此刻他却没道理可讲。

民警是例行问话,没想到喻文州那边沉默了几秒。

然后听他说:“这些天我出差,他没在这边常住,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您别介意,我们惯例性问问。”民警拿着他的身份证对着电脑屏幕刷刷登记,询问了他一些回家之后的发现,阳台破坏和室内物品移动过的情况,喻文州都一一作答。

民警又说:“据刚才我们在南屿小区了解,小区物业和邻居们的说法是,您这月初没...

[喻黄/ABO]朝朝暮暮(七)

七、

喻文州回到广州后度过了比较平静的几个星期。

他联系熟人伪造身份证明,对方当然很吃惊,问他要做什么。性别造假这种事一旦被查到,轻的罚款罚上天,重的可能要蹲局子。

喻文州只说是有点用,劳烦务必帮忙。

“要走医管、民政、公安三道口,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朋友叫李轩,在医管局做事,家里还有公安系统的关系,为人也很靠得住。

“所以才来麻烦你。”喻文州请他吃早茶,又叫了一笼蟹粉烧卖。

“不是,虽然我肯定不该问啊,但我还是想问。谁会好好的alpha不当,难不成你做手术了?”李轩侧目,小声说道。

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瞪向他。

他虽然为人谦谦温和,然而只要冷着脸就非常能吓唬人。

李轩连忙作...

[喻黄/ABO]朝朝暮暮(六)

下面几章大概换文州视角。

PS,明天我要出门,估计日更不保哈哈哈

=========


六、

夜城之行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第三次打交道。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几个月前,在药业集团的年会上。所有的分公司和合作方代表坐在酒店会议厅里,过耳边风似的听领导长不胜长的讲话。

这年广州的冬天北风严酷,室内空调却开得很足,大家纷纷都脱下外套。

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稍微上档次的封闭式场所内,中央空调送风都配有等离子抑制剂,以保证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而因为设计方各不相同,这类等离子药剂的成分也有轻微差别。

喻文州十岁之前患过很长时间的呼吸道疾症,病好之后嗅觉就比寻常人要敏锐一些。

他有一笔没一笔地...

[喻黄/ABO]朝朝暮暮(五)

五、

河面有座索桥,当地人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

桥面摇摇甩甩,喻文州一路走过来却没怎么晃动。

黄少天同他打招呼:“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眼睛一睁都九点多了,差点儿没赶上吃早饭。你不觉得这酒店外面吵吗,隔音差到爆了,晚上楼下还有卡啦OK在唱歌,我断断续续做了十几个梦,比熬通宵还累。不过小地方是这样的,好在空气好,我本来有点鼻炎,这两天竟然好多了。老王没说他几点到?”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通过说话他总是能找到本我,隔绝可以暂时搁置的东西。

喻文州一看也是没睡好,黑眼圈醒目,不过大概是风景怡人,黄少天也没有吐槽的愿望。

“一点到。”喻文州说,“我没怎么睡,有点怕吵。”表示同意黄少天对于酒店环...

1/2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