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有求必应

链接


一直很想写个和尚文,就写了。

把和尚文写那么黄真是罪过= =

[喻黄/ABO]暮暮朝朝

朝朝暮暮番外——一个标记之后的故事。

朝朝暮暮通贩基本完售,番外放出来,感谢大家。

地址

已补

[喻黄/ABO]朝朝暮暮(终章)

魏琛回国时,距离987司的经济悬案已经过去五年。

他在北美得到案子被撤销的消息,六军指挥部的陈总进了总后,当年的事几番回落,不了了之。

这桩事一开始就很奇怪,来得措手不及,大张旗鼓却有名无实,魏琛和黄少天尚未定罪人间蒸发,也未见后续的动静。第四药研所开始进去那几人据说也保外就医了,只是渠道不通,没有确切消息,而今看来他们都是上方刀山剑林中的棋子罢了。

魏琛老谋深算,并不莽撞,他等到风波彻底消停才动身。

凭良心讲,他在外国过得也不差,异国他乡却始终是一片陌生的地方。987司魏琛是不可能再进了,重新开始对他来讲倒也并非难事。

何况他一直有个心结。回国后除了马不停蹄地张罗新局外,还八方打探...

[喻黄/ABO]朝朝暮暮(四十)

mark


PS,我下周要出远门,五一小长假回来写最后一章。

关于未来、生活和爱还有些要交待。


那什么,完结和感动的话最后一章再说吧,让我们专注标记【。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九)

云破日现♪/// (*^ ^*)ノ ///


三十九

黄少天的确有些傻眼了。

一直以来他都非常现实,脚踏实地,有理想但不作宵想,所以眼前的场景他连在内心祈祷都不曾有过。

这个喻文州竟然真像是从天而降啪嗒掉下来的,仿佛他再多看一会儿就会不见了。

河面的索桥吱呀作响,摩托车呼啸而过。

桥面晃得厉害,喻文州一脸四平八稳地走过来。

“少天。”他又叫了一声,两个字叫得千回百转,黄少天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喻文州伸出手,黄少天还在晕着,呼吸剧烈,根本想不出是要一头撞进他怀里,还是哇地一声叫喊出来。

他垂下头,看到了喻文州的手,手指修长干净,左手戴着两枚...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八)

三十八

一道自云南流向缅甸的河流叫作“泸水”,泸水下游有一条支流叫“互河”。

互河在出境的疆界一分为二,这座压落在分开互河的三岔口的边境小镇名为“互分”。

黄少天在互分镇安定下来已经一年两个月了。

之所以能住上这么长时间,还是因为互分镇地理环境特殊。从地域上说算是中国境内,但活动的缅甸人反而更多些。据说镇上不少人身上背着案底,千百人的小镇一半都是黑户,好似进入两国行政和司法管辖的真空边缘地带,没人查也没人问。

照理说无法无天的无主之地,多是混乱且危机四伏。黄少天到了互分之后却发现这小镇出奇的宁静。

镇上最多的场所是沿河的茶馆,有河的地方就有乌棚,有乌棚的地方就有茶座,兴许乌棚下存在...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七)

三十七

社委会当年做家庭健康检查的时候,每个月会寄来一张考评表,记录社委会对探访家庭的检查印象,需要当事人阅后签字,是个没什么意义的流程。

最开始两次喻文州和黄少天都还仔细看过,怕被发现什么漏洞,后来看出这表单流于形式,也就没太严肃对待。有时一方不在家时,另一方就替人把名字签了。虽说不是每一次都签得特别好,糊弄一下总是没问题的。

所以黄少天写喻文州名字的字迹是很像的。

如果某一次写得特别像,黄少天会拍下来,发给喻文州。

黄少天有些爱讨赏的孩子脾气,喻文州也会顺着毛夸夸他。

而这个人更多的是不同寻常的独立,独立到喻文州认为他完全遵循自己的想法做事,甚至没有余地,且成为了他们或会出现分...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六)

三十六

BR公司在杭州的项目是个多方投资的生物制剂项目,因为牵涉的利益比较复杂,喻文州离职前需要去做个协调。

其中参与的一方是兴欣药贸。

这两年兴欣药贸在叶修手底下蓬勃起势,接连做了好几个大单,兼容了江浙地区四成的医药渠道,即使喻文州远在广州也不会全无知晓。

叶修早在集团做事的时候喻文州就是认得的,算是喻文州的前辈,年会、工作会和大项目上都有过交道。彼此也说不上投机与否,但集团泱泱几万号人里,叶修这样曾经锋芒大盛的神级人物,喻文州每每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待他。

两年多以前发生过一件黄少天代理兴欣抢标的小事,这件事一度让喻文州觉得不太舒服,不过他思虑的中心也只在于他和黄少天之间的关系...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五)

BGM:敢问路在何方【。


==================

过去的情感固封在某个角落,有时或会骚动情绪,扩成痛处,但同实实在在的生活相比,其实是非常平静的。

喻文州的想法向来成熟严谨且留有余地,不做激越的行为和莽撞的抉择。

人世间的种种本无定数,皆无永恒,他原本也不认为什么东西一定会留在他身边。他想得开,放得下,也拿得起来。

所以去找黄少天这个决定,虽说是一时的武断,却不是头脑发热。

喻文州有过许许多多的考虑,这一出他曾经连零带整地设想过,包括之后所要承担和面对的风险与困难。

即使感情上受到某些折损,喻文州并没有让自己的人生落于泥泞。

这两年间他依旧保持着出色的业务修养...

[喻黄/ABO]朝朝暮暮(三十四)

三十四

张新杰是个极负责的人。

没等喻文州联系他,他先找上门,把和喻文州相关的资料摊了一桌子。

“没能帮到黄少天,我也不甘心。”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所以要保证你万无一失。”

喻文州还在黄少天走后的余震里,表面仍然毫无破绽,内里像是重新被切割过,想一想都拉扯得生疼。

张新杰提及黄少天的名字,心胸连着呼吸又被狠狠拽了一把,手心发凉。

“交给你吧。”喻文州说,他点了一支烟,“谢谢,还有这件事……”

“放心,是我全权负责,黄少天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不会多嘴让他平添危险。”张新杰拿起几张纸。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喻文州看着点燃的香烟突然问,这句话他连黄少天都没问过。

“不知道。”张新...

1/4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