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三)

这篇我想认真地写一个纵贯多年的故事,所以无论情节进度或者更新都会比以前慢一些。


=================


在喻文州与黄少天相处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次类似冷战的事件发生。

黄少天不说会死的性格压根就没办法驾驭冷战的空气,正如此时他和每个人嘚吧嘚地讲话,全身紧绷着就是不肯看喻文州。态度把回忆牵连起来,以至于连喻文州自己都觉得这种模式的较量对黄少天不太公平。

于是,当天他尽量缓和着气氛,以除了黄少天之外,任谁都不会发现包厢中哪里不对的控制技能打着圆场。

这样的一顿饭吃下来必然不会太舒服,喻文州几次都看出黄少天想走人,可这天偏偏是他请客,即使有人要提前离席,也不该是黄少天。

大早上的饭桌前不放酒,可吉耀龙比喝了一两斤还兴奋,聊到“剑与诅咒”满脸红光。

“虽然我只留到第四赛季,不过在蓝雨见证了你俩的出道也是不亏了。”吉耀龙半眯着眼睛,“那时少天还和文州闹过别扭,你们看,我作为蓝雨十五年老粉,什么都记得!”

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郑轩与喻黄二人同期出道当然了解内幕,刚想附和着哈哈笑两声,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情绪都不高的样子,翻了翻眼皮,张嘴喝起了茶。

喻文州慢慢接口道:“是过得挺快的,十一年了。我那天去蓝雨训练营,今年新来的小孩子,最小的才十一岁,我们出道那年他才刚出生。”

总经理杨栩敲了敲盘子:“现在的小孩接触游戏早,有职业选手普遍年轻化的趋势,三零一战队新任的队长,好像才十七吧,上个赛季表现特别抢眼。”

喻文州笑了笑:“我知道,是个剑客。”

“不奇怪吧,剑客不是常常英雄出少年。”黄少天说话了,他刚吃完榴莲酥,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我十七岁的时候1V1职业选手也没多少人能赢我,魏老大拉了三四个一队选手来训练营跟我PK,全被我虐了。”

这话由别人来讲可能有自鸣自大的嫌疑,从黄少天口中说出却格外自然。

他面向着杨栩,侧脸对着喻文州,用大拇指摸抹了抹下巴,露出一点与三十岁年龄不符的,少年人才会有的傲气与得意。

他实在是没大变化,连不喘气地说完一长串话后飞快眨眼睛的频率都一如初时。

喻文州注视着他,黄少天在前方唠唠叨叨的场景确切而玄远。直到黄少天回过头短暂地接触到他的目光,触电般望向别处,偏着脑袋凑在郑轩耳边说小话,又不时拿出手机翻看着时间。让喻文州觉得,如果要消灭这出饭局的不稳定因素,提出告辞的人应该是他。然而他并不那么着急着离开,反而想要认真地把这顿饭吃完。

哪怕他俩都没有因为久别重逢而感到欣喜,这却是喻文州不愿意逃避的一段,也许可以称得上是辛苦的情绪。

如果不肯正面迎接,又怎么翻开新的一篇。

 

吉耀龙提起往事,喻文州当然记得,黄少天说的那些曾经,他更没能忘。

喻文州是个记性太好的人,直到现在一大半赛事地图还在他的脑子里,随手都能画出来。

纵然专业记事和情感回忆所利用的并非同一片大脑区域。

蓝雨建队十五周年是官方说法,在喻文州看来,准确地说其实是十六年。

十六年前荣耀联盟尚未成立,刘斯仁还是个白天做生意晚上打游戏的网瘾中年,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叫蓝雨战队的存在,荣耀里层出不穷的野战已经硝烟弥漫了。

彼时魏琛在荣耀G市地区发展出一个线上线下联动的帮会,之所以后来不太提起是因为帮会名字是个软妹子取的,叫作“蓝色点点”,比起时下流行的“雄霸江湖”、“倾世风光”之类名号显得娘不可说。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蓝色点点”的成员,不同的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第一次参加团战就成为了团队的主攻手,单人PK更是所向披靡,在大小活动出尽风头,十四五岁的年纪就能靠打网游挣钱养家了,而直到“蓝色点点”被刘斯仁作为战队收购,帮会立地解散时,也仍然没有人知道谁是喻文州。

最初的见面是一次线下活动,G市组织3V3的实况表演赛,获胜队伍能拿到价格不低的充值卡和现金奖励,这种机会魏琛当然不想错过,点好几名旗下精锐带去了。那是荣耀只是款刚上线不久的网游,也不存在什么粉丝,魏琛还在世界公告里召唤G市的玩家去给“蓝色点点”助威,可能因为帮会名字太过娘炮口号都叫不出来,响应者寥寥无几。

喻文州会去,是因为与他一起入帮会的发小那段时间跟一个女号聊得风生水起,这次女神也要去打比赛,发小准备了哨子去现场加油。

当主持人介绍完参赛队伍后,发小虎着脸把哨子塞到喻文州手里,原来那女号是个人妖号,操作者站起来膀大腰圆一汉子,喻文州身边的原本兴致勃勃的友人立马蔫掉了。

“夜雨声烦”个子小小的,穿着一件背着长剑的印花T恤,头发毛茸茸地支棱着,主持人还专门提到他是所有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按流程有一句话的自我介绍,他说了好几十句,表示今天的比赛志在必得,自己的目标是成为全荣耀的最强剑客,现场围观群众都哄笑起来。

不是因为“夜雨声烦”说了大话,而是因为他还没变声,完全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荣耀”二字在屏幕敲出,两队兵戈相向之后,没有人再笑了。

“夜雨声烦”的操作太快,快得对方视角的方向路线被打乱成一盘散沙,并伴随着那小子一串串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垃圾话,格外难以招架。

“左边那个元素法师,你还有没有一点法师的尊严了?怎么我一削你就跑?跑什么,刚刚我说话的时候笑得最大声的就是你吧?这么快就抱头鼠窜了?读条慢腿脚倒是挺快的,地形我都研究过了,告诉你,前面可是悬崖,被初中生逼着跳崖你好意思吗?看着,剑来了!傻了吧,你不会以为我真把路线暴露给你?哈哈哈哈哈哈老大控得漂亮,他红血了!”

一场3v3的比赛竟然短短十来分钟就摧枯拉朽一边倒地结束了,黄少天意气风发地伸出手和魏琛及队友击掌,围观群众爆发出了惊叹和欢叫声,甚至还有阵阵议论,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少年竟然拥有如此的手速与战力。

“这……这也太牛了。”喻文州的那位发小在台下感叹道,抢过喻文州手上的哨子滴滴吹了起来。

“很强。”喻文州说,“但我见过他更快的时候。”

“你认识?”发小转过头问他。

“不认识。”喻文州说,“看过一些他打副本纪录的视频。”

发小和他太熟,说话也随便:“你看那个干嘛,你的手速还不如我,他的打法你也学不来。”

喻文州笑了笑:“不为什么,有兴趣而已。‘夜雨声烦’的操作和一般剑客,甚至和其他别的玩家都不太一样,没有人像他这么玩游戏的。”

发小挑了挑眉:“哟,还没见你这么夸过谁。”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蓝色点点”帮会的三位选手已经从台上下来,准备休息备战下一场。

“过去瞧瞧。”发小拽了一把喻文州。

“什么?”喻文州愣了一下,被拖拉着分开人群走了过去。

“帮主你好!我们是‘蓝色点点’的成员,今天来支持你们的!”发小朝魏琛用力挥手。

魏琛那时也就二十出头,还是个臊眉耷眼的年轻人,冲着他们笑了笑道:“还有比赛,待会儿别走啊。”

发小指着喻文州道:“这是我朋友,他喜欢‘夜雨声烦’!”

黄少天目光炯炯地看了过来,撞在喻文州的眼睛里,嚣张锐利转瞬即逝,被迎面而来的刺眼烈日晒得拧了脖子。

 

“谁会记得那种事啊,你当时不就是个小粉丝,等等,该不会那时候就喜欢我了?才多大来着?十四岁?”后来不小心提起这件事时,黄少天略有抵触地回忆着,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当时头发乱蓬蓬的,领子上全是汗,太阳晒得你都快哭了,不是能让人一见钟情的场面。”喻文州揉了揉胳膊下面的脑袋。

“哇靠,记得那么清楚,还说不是喜欢我。”黄少天不满道。

“因为说喜欢不太准确。”

黄少天抬起头,发梢蹭到了喻文州的下巴,嘴里不知道说什么嘀嘀咕咕的。

“是走进了我的生命里。”喻文州说。

黄少天做出一副被肉麻得要吐的表情,耳廓发红埋进他脖颈间,喻文州偏过头笑了起来。

“虽然我没什么印象……”黄少天把脸拔出来,“不过你既然告诉我了,我也会记得的。”他低声说。

喻文州自觉生命狭窄,人生中百分之八十的内容与荣耀相关,和蓝雨绑定,同黄少天密不可分。

那时的喻文州尚且年轻,难以洞悉世间其实并无永恒。所以从未设想过,有朝一日,黄少天也会离开他的身边。


TBC.

评论(82)
热度(1671)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