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四)

喻文州初三毕业的那年夏天,在“蓝色点点”帮会获知了荣耀职业联赛不久之后将拉开战幕的消息。

当时刘斯仁与魏琛的战队收购计划谈得已经差不多了,喻文州从别的玩家手中看过了签约合同的雏形。

他在帮会里游戏打得不算差,中等偏上,但水准未必足够让他加盟一支职业战队。

喻文州心里有数,却孤注一掷地选了这条路。

他的家庭环境传统而简单,父母是老师和公务员,即使再尊重喻文州的意志,也理解不了小小年纪就要把打游戏当作职业的人生规划。

和他光是谈心都谈了几个月,父亲甚至同意让他继续玩游戏,但同时也要去高中念书。

而喻文州这次仿佛吃了秤砣一样,根本不愿意留回旋的余地。

“我不是随便玩玩游戏,选择人生道路和选择兴趣是两回事。一旦让自己有了退路,就不会做得足够好。”他把话说得很阔大,家长听了却只觉得年少无知不懂事,毕竟在他们的认知范围里,没听说有人能靠打游戏过一辈子。

软磨硬泡小半年,谁也没能讲服谁,喻文州自小懂事独立,是所有亲戚朋友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没想一旦犟起来竟然也让家里人气得吃不消睡不好,

最终,喻文州与父母达成了一项约定,年末G市新成立的蓝雨战队招募训练营新生,从全省2000名青少年中选拔出50人招致麾下,如果喻文州能选上就同意他的要求,一旦落选就死了这条心。

那次选拔,喻文州不偏不倚,刚好是第五十名,卡在了选拔的门槛上,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职业联赛战队的训练营。

第一名他当然也认得,是他看过好多次视频录像的“夜雨声烦”。

 

进入训练营的小孩情况大同小异,谁家孩子卯着命要去打游戏家长总会发飙。

只不过黄少天的情况稍微特殊一些,虽是年纪轻轻黄毛小儿,他靠着打荣耀已经能赚得比一般上班族的薪水丰厚。

不过这件事就连黄少天也没能例外,有目击者透露,入营那天黄少天他爸把他扔在蓝雨俱乐部门口,凶声厉气地说:“你愿意混网吧就混吧,最好以后别回家了。”

闹得蓝雨经理跑出来解释了好久——我们不是网吧。

入营的五十个青少年基本上是同龄人,小一点的十四五,最大的也不过十八岁,要说操作水准,从几千人中选出来的自然不会弱。但黄少天的手速、意识、反应能力与游戏天赋的确远远超出了其他人,无论是实战或测验,技术水准肉眼可见地高出一大截。

蓝雨技术中心每次为战队备赛选手调整橙装的时候,也会顺一份给黄少天,这是训练营五十号人里唯一仅有的待遇。

彼时的黄少天年轻气盛,所向披靡,“荣耀第一剑”的封号呼之欲出,眼睛顶到脑门上,走路都哼着“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训练营里没有能和他势均力敌的对手,他逮着机会就去找一队的备赛选手PK,实在约不到有时情愿去网游里嗷嗷叫唤着找高手,搞得刚组建起的“蓝溪阁”工会的压力和动力都凭添了好几倍。

而两三月过去,喻文州还没有决定自己的职业角色。

荣耀里每一种角色都有其独特的优势与缺点,喻文州把二十来个角色挨着试了个遍,资料书手写了厚厚的一大叠,还整理出了一份详尽的比较报告交给了技术中心的工程师。

然而技术中心那边毫无反馈,喻文州也渐渐忘记,埋头苦练去准备每月一次的“月考”,头两个月他都排在全营的末尾,与他入选的成绩如出一辙。

这天喻文州刚领了一副新的键鼠,正在试用,听到有人来传话。

“喻文州,李老师叫你过去一趟。”

李航,蓝雨训练营的负责老师,不仅管理这帮网瘾青少年的训练时间与练习课程,还操心着每位学员的思想状态和私下生活,可谓大内总管,管天管地。

虽然训练营开营没多长时间,正值叛逆期的少年们对李航的话已经开始左耳进右耳出,有点阳奉阴违的意思。

和普通学校不同,训练营毕竟是实力说话的地方,无论要求多严格苛刻,像黄少天这样水准的明日之星,只要不想听话,把老师当空气也是半点问题没有的。

在许多人看来,只有打不出成绩的人才会整天围着老师打转。

喻文州倒没有这方面的顾虑,配合老师工作是他的分内事。

来到教职人员办公楼的拐角处,喻文州刚走了两步,就被一道嗖嗖冲跑人影从侧面撞上了,咚地一声脆响,痛得睁不开眼睛。

“哎哟卧槽,你……看着点啊!那么宽的路,又没谁跟你抢,这也能撞上!我算知道眼冒金星是什么感觉了,怎么这么硬,是撞墙上了还是撞人上了?”那人叽哩哇啦地说着话,用手呼呼揉着脑袋,训练服大敞着,仰头露出一截脖子。

虽然两人是训练营的一头一尾没什么接触,但不妨碍喻文州对黄少天已经了解不少,整栋蓝雨大楼里,能这么吵的人也只有他一个。

黄少天撞了人,不过因为他嘴快把理先占了。喻文州退了一步靠在楼梯边眨了眨眼睛缓了两秒,看向眼前的人。

“谁把楼道里的灯关了,虽然是白天,但这一下雨跟晚上也没什么区别了,撞了我是小事,摔了别人怎么办?”黄少天自说自话,然后转头瞄了一眼喻文州,忽然放松拧着的眉毛笑开了:“对不起啊。”他说。

这一笑非常明亮自然,在晦暗的楼道里也瞧得十分清楚。

喻文州摇了摇头道:“没关系。”

黄少天和喻文州攀谈起来,好像刚才废话连篇抱怨的不是他:“你也是训练营的?怎么没太见过?不过这层楼我都不常来,今天是硬被老李叫来的,鬼知道又有什么事,老李这个人……”

他们已经并肩走到职员办公室门口,黄少天放轻脚步收了声,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

“都来啦?进来吧。”李航对他俩招了招手。

黄少天扭头看了喻文州一眼,一脸莫名其妙地走了进去。

“知道我把你们叫来是为什么吗?”李航端着大茶缸,笑嘻嘻地问。

黄少天脸上的疑惑更鲜明,又显见没有什么好预感,一抹一闪而过的鬼脸稍纵即逝:“不知道啊,有什么您直说吧。”

“文州呢,你晓得吧?”李航对准了喻文州。

喻文州本想摇头,思索了片刻道:“是因为我之前那份报告的事么?”

李航拍了拍桌上一叠纸:“很对。你的报告技术中心看过了,说做得不错,不过几个剑系职业的分析还不是很成熟,数据不太全,和你目前的操作方式有一定关系。”

黄少天一头雾水:“什么?什么报告?你们说的是什么?和我有关吗?”

喻文州瞄着那叠纸没说话,别人不明白他却不可能听不出来,剑系角色对手速要求比控制系和远程都更高,他试验的相关数据确实有些模糊。

李航又笑了笑:“所以这次我们把训练营最好的剑客叫来配合你,修改一版,这份报告会更有效。”

“等等!”黄少天像是终于弄懂了把他叫来的目的,打断了李航,“这种事不是技术中心来做就好了吗,为什么要我们做?”

李航没说话,喻文州从桌上拿起几页纸看了看,轻声应道:“好,我知道了。”

“老李你还没回答我,怎么回事?技术分析的事怎么也扔给训练营了?”黄少天还在抗议。

李航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背:“少天,你要对自己认知清楚一点。”

黄少天扬起眉毛看着他。

“你不仅是代表‘夜雨声烦’这一个角色,你身上肩负着蓝雨的未来。”

他这话把黄少天说哑了,趁胜追击般又把任务交代了一遍,奇怪的压力推动着他们二人走出了房门。

在昏暗的楼道上,喻文州想和黄少天赔个不是,他没料想一份报告会给他人带来麻烦。

还未开口,就见黄少天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瞪了过来,仿佛想在他身上瞧出个缺口。

黄少天的嘴角微微翘起:“原来你就是那个吊车尾。”

他一句话说完,眼中流露出一种促狭轻视的神色,又道:“他们都说你是手残,到底是不是?”他垂下头,左右晃着脑袋,目光流连在喻文州的右手上。

喻文州抖了抖外套,手指不动声色地缩进训练服宽大的袖子底下。

黄少天抬起脸道:“李航搞错了,我可不会和吊车尾的手残搭档。”

喻文州心里不能说毫不介意,但也没有被黄少天开门见山的垃圾话逼退。

“你没得选。”喻文州说,“今天晚上九点,我去找你。”


TBC.

评论(73)
热度(1345)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