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七)

喻文州在蓝雨训练营时期有个姓陈的室友,擅长封建迷信活动,手腕上拴着四五种绳线,打个竞技场还要投骰子看运势。

小陈评价喻文州有“考运”,一旦遇上考试仿佛总有玄学相助。

第一次调整测试的分数线是300,300分以下调整出去十来个人,喻文州考了302。虽然操作成绩垫底,但理论笔试替他把分数拉了一大截,堪堪保住了资格。

大概是考虑到有像喻文州这样偏科严重的学员,第二次测试给每一项科目都划了线,综合筛选,条件更为苛刻。于是,原本就比旁人用功数倍的喻文州几乎成为了每夜留在训练室最后关灯的那个人。

有那么两三次他在晚上也遇到过黄少天。

黄少天夜训的待遇极好,练得晚了还有后勤人员推着小车送宵夜,其实是送一队选手之后通常会剩下三五份,训练营这边夜里来回来去也有那么几个人,只要黄少天在,东西都是让他先挑。

喻文州唯一吃到一次还是黄少天推给他的,几块芋角。

当时的训练室只剩下三个人。

“我得回去了,一口还没吃过,眼仔说他不要,你吃不吃?”黄少天走过来把盘子搁到他跟前。

喻文州正在练习塔台高跳,都跳到第九十几层了,分不开手也移不开眼睛。

“怎么用召唤师,这跳得动吗?”黄少天在旁边瞄了一眼。

喻文州奋力地压着键盘:“跳不动,所以用他练更合适。”

黄少天奇怪地看了一阵,眼睛忽地亮了亮:“我也来试试。”

“嗯?”喻文州望向他。

“我还没试过用召唤师跳高呢,你让我试试。”他挽起袖子。

黄少天话音刚落,喻文州手下臃肿的召唤师啊啊叫着从入云的高塔上直坠下去,看起来格外凄惨。

喻文州回看屏幕沉默了几秒,偏头起身,黄少天绕到他跟前,大大咧咧地伸出胳膊拍开喻文州的后背。

噼里啪啦地打响一串键盘后,黄少天嘴里不停抱怨:“召唤师这胖子也太沉了,不行不行,要死了要死了!”每跳上一层后他又忍不住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没有,球形闪电!你看他那八字腿,怎么想出来的,让胖子跳高!我试试能不能召唤,卧槽还真能,狸猫出来一起跳太好笑了吧,这要录个视频发网上说不定能红成热门段子!”

他跳得太开心,以至于前面那位绰号“眼仔”的眼镜男闻声跑来看热闹,不过黄少天没坚持多长时间,四十来层就掉下塔了。

“我是没练过,再来一次肯定不止这水平。”黄少天揉了揉手指,过了几秒又皱眉道:“整个训练营都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专挑不合适的职业做有技术障碍的项目,我倒是能懂你的意图,想给训练难度加码。这有效果吗?况且都入营大半年了,你还没有目标职业也太奇怪了。”

话显然是冲喻文州说的,就连眼仔也扭头盯着他。

 “等通过这次的考试之后,我会决定的。”喻文州笑了笑。“谢谢少天。”

黄少天动作很快地站了起来:“谢我干嘛,你选什么职业有我相干么?”他舔了舔嘴唇,面孔有些紧绷:“好了,我得走了。你们最后走的人记得关灯。”

喻文州挪了挪盘子里的芋角:“是说这个。”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手指迅速地夹走了两块,留下了一半边圆溜溜的瓷盘。

 

第二次测试前两天李航专程把喻文州找去苦口婆心聊了好一阵,提醒他考试一定要放下包袱加油通过。

站在李航的角度他非常希望喻文州能留下来,这少年虽然操作水平一般,但出色的技术分析能力和大局意识已初现端倪,能为蓝雨带来很多改变。只不过现在年龄太小,不能把他当作技术人员聘用,只能想方设法把人留在营里,可惜主考那边的测试线又做了修改,要保住喻文州困难重重。如果真让他被调整了出去,或是被其他战队挖角未免太可惜了。

弄得李航几乎想要透题给他。

思前想后好一阵李航琢磨出一个办法:“你的笔试部分我是不担心,操作考试其实也就三板斧,这些天你多练练,我帮你联系一下黄少天,让他给你辅导一下,问题应该不大。”

喻文州愣了愣道:“还能这样吗?”

李航笑呵呵地:“怎么不能,你们读书的时候也不常有这种情况,优等生帮助后进生,这类考试对训练营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有阶梯性难度,对少天来说跟玩儿似的。”说完他似乎觉得这话说得过了些,又找补道:“你也能帮少天增强一些分析能力,他现在单打独斗的心思太强了,多和他交流,让他有些大局观。”

喻文州思索了一会儿道:“李老师,就不麻烦您了。”

李航错愕地瞪着他。

喻文州笑了笑:“我自己跟他说吧。”

 

喻文州在电话里把事情表达得很清楚,态度诚恳谦和,黄少天的语气虽然在开头支吾了两声听上去不怎么乐意,大概是由于拒绝会显得太小气,短暂的交流之后还是承应了下来。

“不过我先说好。”黄少天压低了声音,“这事别传出去了,要我辅导之后你还过不了线丢的可是我的份,我还要面子的。”

于是他俩邀约着十点之后去训练室,等夜训的人走光之后单独练习操作。

黄少天第一次当老师,背着手在喻文州身后扬起脖子转来转去,他指导得不复杂,嫌弃倒是多些。有时看不过眼,会立马下手摁着喻文州的肩膀,越过他把控起键盘做操作示范。

夜里太安静,搞得黄少天也不方便叽哩哇啦说话,最后只剩下空寂中不断的键盘敲击声,像是某种撞动心脏节奏的机器连续运转着。

辅导只进行了两个晚上,坦白地说,喻文州觉得未必会有多大效果,不过他感受到一种与平日里不太雷同的紧凑与专注。

身边有个人盯着和自己埋头闷练,到底是不一样的。

发成绩那天黄少天表现得比喻文州还紧张。

成绩是在蓝雨的内网上发布的,黄少天匆匆看了一眼自己高居榜首的名次,非常有师德地对喻文州是否过线怀揣着莫大的责任感,催促着对方往下拉滚动条。

喻文州手握着鼠标移动得十分缓慢,一个个地细看排在前面的名字和分数,黄少天急得用胳膊肘推他。

他注视着喻文州那双异常明亮的眼睛让喻文州产生出某种恍惚,似乎黄少天相当在乎。

在红线上方一格处看到喻文州的名字时,黄少天开心地笑出声,两手一拍桌面站起,夸张地甩动着双手:“不出所料,我都快崇拜我自己了,连吊车尾都能救活!”

喻文州微微笑着,能够过线固然值得庆幸与欣慰,但在另一个层面,黄少天外露的情绪将他往下生生拉扯了小小的一寸。

有如荣耀某些副本地图里拥有连环逻辑的锁链,多走了一步,眼前规则分明的世界竟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TBC.

评论(24)
热度(1124)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