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自回声(十一)

荣耀联盟第一个赛季的冬歇期有一个多月,蓝雨训练营配合战队赛程也放了一个月的假,日程上和普通中学的放假时间几乎重叠。这让喻文州从日常繁重的训练中暂时抽身,有空和曾经的朋友们小聚。

所谓小聚,也不过是某个富二代同学包了间网吧邀人来打荣耀。

联赛赛程过半,荣耀的热度已经铺天盖地,一跃成为学生群体间的最大话题,更何况是G市这样拥有职业战队的城市。

喻文州原本算不上少年社交的核心人物,可因为蓝雨训练营选手的身份,此番一碰面就被一大群人给包围了。

有问他要战队选手签名的,找他索取比赛入场票的,让他分析下半程赛程形势的,问他训练营招不招新人的,还不乏以前没怎么说过话的女生来拉他胳膊。

如果他是易于膨胀的性格,被那么多人簇拥难免抖威风。但喻文州深知自己此刻没有抖威风的资格,于是话也没办法讲得太满,只能有一说一,甚至还要打点折扣。饶是这样也足够让身边的人兴奋。

G市精力旺盛的年轻人能这么近距离接触蓝雨战队的机会有多少呢?

“你什么时候出道?下赛季能出道吗?”旁边一位男生响亮地问他。

喻文州停住了正在说的话,周围的人全都带着笑意看向他,是艳羡而讨好的表情,和他在训练营里所受到的待遇相去甚远。

他们自是不会知道喻文州在训练营中为人嘲笑的手速,吊在车尾勉强不掉队的侥幸与付出,直接而简单的热情让喻文州陷入了几秒钟的恍然。

如果他没有进入蓝雨训练营,是否也会这样用理所当然的眼光看待那些貌似风光的人?

像是黄少天,出类拔萃天赋过人,成功仿佛来得轻而易举。然而他没日没夜进行的基础操作提升,缠着一队队员一次次不讲道理的疯狂对练,这些并不是人人都能得见并理解的。

想到这,喻文州的意识中闪过那抹年轻的影子,又很快消失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眼前的热闹。

“你不会真的要出道打比赛吧?以后就只有一张初中文凭咯?”

话语尖刻,人却十分熟悉,是喻文州曾经的同窗,也是一起长大的玩伴。

 

喻文州出生于G市的一条老街,在母亲单位宿舍的筒子楼里长大,学校离家很近,抬头低头撞见的都是熟人,导致童年的社交环境很是有限。直到初中毕业,身边朋友的人员构成也几乎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

他有两位要好的发小,一位是他的荣耀入门师父,名叫史然,当初加入蓝雨前身的“蓝色点点”帮会就是史然引荐的。他对荣耀没喻文州执着,没那么专精,更没想过把打游戏划为未来道路。上高中之后偶尔还练练,参加了蓝雨的工会,但随着课业日益繁重上线时间明显减少了。

可就因为史然拉着喻文州打游戏走上不归路这事,有人跟他大吵过一架。

眼前说话的这位,做过喻文州九年的同学,姓曲名铮。

喻文州也是不久前才知道曲铮和史然闹了矛盾,还是因为自己,觉得好笑也有无奈,毕竟玩游戏玩到天翻地覆地换了生活方式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之前没特地和几个好友解释,也想过趁着放假把人约出来单独聊会儿。还没找到机会,曲铮却先向他发难了。

按理说这天出来同玩的都是荣耀爱好者,曲铮明显是个异类,眼神里的不爽隔了几个人都很清晰。

既然他这么问了,喻文州便很干脆地回答了他,一并答复了上一个问题:“既然决定要认真玩,开弓哪有回头箭。虽然眼下我还不具备出道的条件,不过会努力实现的,那可是蓝雨啊。”

蓝雨战队的半程战绩差强人意,排名第五,此话一出给一众蓝雨粉丝打了鸡血。周围人群发出“哦~~”地欢笑,吹起口哨高喊起了“蓝雨战无不胜!”

气氛进一步升温,喻文州却见曲铮脸色愈发暗沉,他上前拍拍对方肩头安抚,“本想和你好好讲的,今天人太多不方便。周末我要帮工会做任务,周一应该有空,我联系你?”

曲铮小时候个头很高,到了青春期却像生长静止了,他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着喻文州:“算了,反正跟你已经不是一路人。”

史然也在网吧里,见曲铮还是阴阳怪气地,推推嚷嚷把人拉了出去。

喻文州被富二代同学拖着帮忙调试人民币砸来的新武器,等他抽出身曲铮早已经拍屁股走了。

据说做朋友三角关系最稳定,他们三人曾经也相当牢固,虽说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但相互之间的信赖心知肚明。

即使没有深谈,喻文州在心里清楚地知道曲铮说得没错,他进训练营半年多已经被改造了,此时除了荣耀他也想不出自己和这些为了月考发愁的同伴还剩下多少交集。

他们到底成为了不同的人。

 

夜里到家已经过了十点,还没打开灯就收到郑轩发来信息催他上线。

“零点有一波活动,打稀有材料,我没跟工会的人一起玩过,听说今天职业选手也上,倍感压力啊!”

一时间,喻文州鼻腔中浮现出一点熟悉的气味,是电脑在高温之下发出的某种热烈而机械的、电子元件发热的温暖。

他因为这种味道感到安心并兴奋,甚至雀跃。白天显现在心境中的淡漠,或刻意周旋人情的疲倦忽然间一扫而空。

果然临走时忘了关电脑,显示器充满了热度,点亮屏幕发现挂机网游的消息框一直在闪烁。

由于训练营时不时要帮忙工会抢装备材料,大家挂网游里的小号互加了一波好友,有的人习惯用帮会的聊天群吹水,未读消息几千条是常有的事。

而这个晚上出现了一处单独的对话框,密密麻麻的表情和大段大段的文字。

竟然是黄少天找他,废话说了很多,言下之意是有件大事要告诉他。

这种情况实属意外,喻文州愣了一下立刻回道:“我刚回家,这才看见,怎么了?”

他还没来得及坐下,屏幕上斗篷乌黑的术士头像冷着一张麻木的白脸,似乎显得不够热情。黄少天没有及时回应,喻文州移动着鼠标仔细看过那几段文字泡,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他们通电话的时候并不太多,前些日子黄少天帮喻文州特训偶尔会有一两个来电,聊的都是训练和考试,这种没什么来由的沟通十分罕见。

“喂,喻文州。”黄少天连名带姓地叫他,语气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欢欣,“跟你说跟你说,有件天大的好事!我刚刚从李航那儿知道的,消息准确!”

“怎么了?”喻文州不自觉地跟随他的情绪,扬起了眉。

“联盟技术中心通过银武的改造计划,下赛季所有战队的上场角色都能配银武了!这事以前我俩不是讨论过,现在橙武的整体攻击数据偏低,所以神级账号卡优势发挥不出来,听说升级银武后能把攻击力升级25%—30%,以后荣耀会更有意思的!”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着。

听到这,喻文州也来了精神,攻击技能线偏低是降低比赛观赏性的一道墙,眼见这道墙即将被切开。

“李航说我们技术中心已经连夜回去开会研究了,这么大的事,落在别人后面多吃亏。还说……”黄少天那边一串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是不是要给你也配银武?”喻文州了然道。

“这你也能猜到!”黄少天声音提高了,“给我配银武的事你先保密,倒不是想隐瞒大家,只是老这么搞特殊,怕影响团队气氛。”

他的态度极为坦荡,喻文州也不明白黄少天为什么常对自己如此剖白无虑,也许是因为实力地位相差悬殊反而造就了他直来直往的沟通方式。

黄少天不加掩饰地指出他的短板又毫无保留地帮助,在他面前处处显示着优等生的自负却从不拒绝和他的探讨交流。黄少天像是完全没意识到,在他的光芒和坦然下,一个天资不够的同龄人很可能会产生嫉妒或消极的落差,由此在竞技对战中难以获得应有的快乐,甚至逃避。

幸而这样的事没有发生在喻文州身上,也许喻文州天生不懂得自卑。

“出银武当然是好事。”他推了推耳旁的手机,“不过这福利是给全联盟的,估计慢慢网游里也会出现,水涨船高,对技术要求也会更复杂,说是好事不完全确切。这消息能提前透露么,为什么告诉我?”

黄少天爆料时,这个问题就已经蓄势待发了,他压到最后才提了出来。

“嗯……”黄少天迟疑了半秒钟,用一种降了八度的音调道,“李航那边说了,升银武之后技术中心需要一大批技术分析员,我是想着下回选拔测试如果你掉下去了,还有办法留下来,我不能保证每一次测试都可以帮到你。”

又一阵键盘响过之后,黄少天的金发剑客已经出现在地图边缘,利落地挽着剑花。

喻文州脑子里有根弦被这位剑客来来回回的动作牵引着,出现了一种打通鼻腔、嘴角和心脏的莫名情绪,他缓出一口气道:“我不会让自己离开的。”

“哟呵,口气还挺大……”黄少天嘀嘀咕咕着,“快上来,马上开始捡材料了!”

“等我。”喻文州笑了。


TBC.


===============

2017年最后一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61)
热度(848)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