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去日天涯(四)

四、

太阳穴的血管一阵猛跳。

黄少天吹干一半的头发爆炸般地立了起来:“不是不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就直说推荐我加入剧组是因为这个吗?我刚刚想过了,如果这就是你的目的,我会慎重考虑是否还参演,我还没穷途末路到这地步!”

喻文州把书放到一边,摘了眼镜,示意黄少天坐下。

黄少天斜眼看着那张宽大的白床没有要坐的意思。

“自从我接手蓝雨之后,很少有时间能安下心来认真看点东西。”喻文州轻声道,“去年秋天在医院陪了父亲几天,算是给自己放了个假,看完了一部叫《夜雨声声》的电视剧。”

黄少天心中一动,立马接口道:“我演的。”

喻文州笑道:“是。”

空气沉默了两秒,喻文州又道:“据我所知那部剧收视率不高,观众反响也平平。”

黄少天皱眉:“那是几年前我和三五个朋友一起做的,剧本、导演、拉投资、找演员都是自己来,能在地方频道播出已经尽力了,在没怎么做宣传的情况下,播放量我们都觉得算是及格。”

喻文州点了点头:“客观地说,这样的电视剧要给赞助和宣传很勉强,它调性太平淡了,放在最热的网播平台也收不到什么效果。”

黄少天轻轻嗯了一声,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夜雨声声》的诞生源于当初一腔情怀,不是为了蹿红才拍的。

“不过我很喜欢。”喻文州微微仰起头看着他,五官轮廓在灯光下显得比白天深刻,“有些作品是无法对人推荐的,看完之后你会产生属于自己的情绪,我想这也是你们创作这部戏的目的。”

喻文州突然敞开肺活量对他吹了起来,还吹得十分到位,让黄少天心中产生了一丝无法抗拒的欣慰。

“它大概是部实验品吧,因为人员和经费的限制,有很多计划中的细节其实没拍出来。”黄少天眼睛动了动,抬腿坐在喻文州床边上吱嘎一声响,心想自己真是够好说话的。

他之所以愿意坐下不是由于撤离了什么警戒线。就算这些年生分了,喻文州到底是同他一起长大的伙伴。即使方才表达出不合时宜的好感,但以喻文州曾经的为人来说,还不至于做出什么逾矩的行为。

他们有来有往地聊了一番行内话,喻文州说起了《去日天涯》这部戏。

“下午开会时讲过,这故事分为三个部分,青年、中年和老年时代交织,青年男主角的影子,很像我在《夜雨声声》里看到的某个样子。”喻文州诚恳地说。

“你看过原著?蓝雨每年投那么多戏你不会每一部都这么操心吧?这不应该是制片或者选角导演的事么?”黄少天有些好奇地问,一般资方大老板只用关心大方案和进度,电影情节与细节不是他们的分内事,就连黄少天也是刚拿到剧本。

“我告诉你,少天得替我保密。”喻文州弯起了眼睛。“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

他的态度把黄少天吊在半空中。以黄少天的性格来说,很乐意有人同他分享秘密,说明他为人仗义又信得过,他话虽多嘴却严,很有信心自己不会打破约定。

然而另一个层面,他已经明晃晃地感受到了喻文州在这一番话语之下的企图。肉眼可见地被喻文州一番吹捧迅速拉拢,仿佛刚才遭遇表白震惊慌不择路冲去浴室的根本不是他。

黄少天站起了身:“你信得过我就讲吧,不相信也不要用弯弯绕绕套我。我这人又没变过,十年前什么样,现在也一样,你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吧。”

喻文州微微偏头:“我看得出,你没什么变化。但不是说这件事有多紧要,只是源于比较纯粹的一个私人愿望。”他把蓬松的枕头抓在身前,语音低沉,“因为我是‘灭神’,这个故事的创作者。”

黄少天被呼吸呛到,一晚上的接连意外让他笑出了声:“我看剧本时还想吐槽编辑笔名取得太中二,一股子网络游戏的味道,怎么是你?喻总这样好吗?公为私用,还拉了大导演捧场,要传出去那句话又派上用场了。”他扬起下巴眯起眼睛,用标准的TVB腔白话讲道,“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喻文州居然慢悠悠地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

 

黄少天倒在沙发上,偷偷摸摸地从背包里翻出白天讨论的剧本。

剧本他看过了,在含情脉脉的剧情外衣下串联起一个悬疑冰冷的案件,他翻来覆去读了几页企图从上面看出喻文州的名字。

当然喻文州的名字不会那么显性的出现在对白页面上,只要他本人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黄少天不清楚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小说剧本,正如他不了解喻文州那随口而出的“喜欢”有多少分量,他的确不懂这个人。当年就看不透,何况七年之后。

喻文州在里间一直没有睡觉,平均每二十分钟一个电话,一个电话要讲半个小时,声音压得十分低沉,几不可查,带着给耳廓搔痒的遥远震动。没过多久黄少天竟然迷糊犯困起来。

直到喻文州起身上洗手间的动静让他神智清明了半分,潜规则三个字又跳回了脑子里。

什么人像喻文州说的那样,能够毫不介意充满意愿地让他睡一觉呢?

怕是把门槛挤破吧。黄少天不由地从鼻腔里哼出气音,他还真不信蓝雨大老板会轻易动了真心。

在娱乐圈里混着,黄少天当然不可能像古人一样三贞九烈,也没有那个必要,他懂得顺水推舟和逢场作戏。但即使喻文州把推荐角色的理由讲得让黄少天心悦而无法拒绝,他也没有产生同他发展情感或身体关系的念头。

虽说黄少天对同性兴趣不大,喻文州的条件无论从外观或身份都足以让大小明星眼红,哪怕一夜风流也没有人会觉得吃亏。

黄少天的障碍在于喻文州小时候什么样子他还是清楚的。当时他们两家距离不远,无数次看到喻文州穿着制服回家的身影,他们跟随父亲一起去海边挖过蛤蜊,交换过漫画,有不少属于童年的交流。

虽说打小就不是一路人,但毕竟有相当程度的接触,跟喻文州上床的心理状态大概有如看着《七龙珠》打手枪。

想到这个比方黄少天打了个颤,忽地把树立过高的提防一口气推倒,掀开了被子半坐起来,心道大家都是男人,就算真的拉扯到床上,谁还会怕了他!

然而从洗手间出来的喻文州并没有往客厅靠近一步,黄少天听着卧室间或传来的书页声,窗外的山影边缘升起了一弯皎洁的月亮,照亮了一片小小的视野。

这个意外重重的晚上也意外地安宁。


TBC.

评论(38)
热度(1408)

赤岸

©赤岸
Powered by LOFTER